在诗意中成长——“万物有灵”诗歌学校创始人专访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7-06-02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对于很多人来说,周五的课程结束,迎来的是可以休息放松的周末,而对于人文学院2013级中文专业的吴颖来说,是新的忙碌的开端——她要在周六的清晨踏上开往广州的列车,给报名了参加“万物有灵”诗歌学校的小朋友们上课,直至周日课时完成才回到珠海校区。

吴颖的周末已经被“万物有灵”占据了一年了,舟车劳顿的日子反而让她倍感安心。

忽视母语“是一种缺憾”

“万物有灵”诗歌学校成立于2015年,由吴颖与来自中山大学的曾彤、来自华南师范大学的伍绮璇三位女大学生创立,是一家致力于从家到校,为孩子提供全方位以诗为引的创意阅读写作教育机构,迄今的课程服务范围已涵盖广州、珠海、深圳、佛山四个城市。

“万物有灵”的诞生,除了因为三位的大学专业都是中文,喜欢中文,还源于他们一起参加的一次支教活动。他们在支教的过程中发现,“他们从小对写作带有恐惧的情绪”,以至于写一篇日记,也要“数着格子”。孩子们对母语学习的排斥,令她们颇感遗憾。在应试教育的体系之下,对母语的学习反而成为了孩子们心里的负担,对母语没有自觉的要求,更别谈“对母语的美的追求”。在这次的支教之后,她们萌生了让孩子们重燃对母语的热爱的想法。在多种体裁之间徘徊了许多,她们最终选择了诗歌。除了因为诗歌最能表现母语的动人之处,最能表现孩子天真烂漫的想象力之外,还因为吴颖与另一位诗歌学校创始人的个人经历有关——她们都曾参加诗歌兴趣班并受益良多,因此她们希望通过对诗歌的学习,能够唤起孩子们对母语的觉知,用母语表达出生活的缤纷与诗意。

“一切想象的,正在发生”

“万物有灵”创办两年了,收获还算是客观的。2016年四月,“万物有灵”在第二届珠澳国际创业节中获得了“十佳项目”与“优秀路演项目”,同年十月,在第五届“赢在广州”大学生创业大赛中斩获银奖。

在珠澳国际创业节获奖时,吴颖在朋友圈上写道:“一切想象的,正在发生。”在她的想象中,“万物有灵”是能够给孩子们带来轻松有趣的语文课堂,让孩子们慢慢地喜欢上语文,在学习的过程中激发孩童特有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我希望小朋友是有灵性的”。

然而实现这样的目标并不容易。在我国国内,兴趣班并不少,比如棋类的、琴类的,但诗歌兴趣班鲜少有闻,这意味着“万物有灵”的筹备没有任何可以完全参考的机构或组织,全凭三位女生的自我摸索。在决定要创办诗歌学校时,他们便知道这“应该是第一家做诗歌教育类的机构”,他们为此蛰伏了很久,翻查书籍,咨询学校里有关的老师,了解国外创意写作类的东西,费劲了心思。2015年年初成立的诗歌学校,终于在同年十月迎来了第一课。

起步后的“万物有灵”仍在探索着诗歌教育的形式与方法,会在上完一段时间的课程之后进行反思、迭代,慢慢地,课程变得体系化与多样化。能吸引住家长的目光,课程设置起着重要的作用。“有这样的情况:家长希望自己能有时间陪陪孩子,同时还能让孩子学到东西”,亲子类课程的设计就是面向这样的家长群体的。但他们更偏向于让孩子脱离家长,独立参与到课堂当中,与老师、小伙伴一起在绘画、表演等创意的诗歌学习方式中学习母语,通过良好的氛围来增强他们的课堂体验,“能够获得更多额外的东西”。

吴颖把“万物有灵”的成功归根于踏实,“我们团队还是很踏实地在做事情,没有过多追求规模与利益,教育要赚大钱是要牺牲很多内在的东西”。“万物有灵”的发展并非没有难题,解决了一个难题后又会有新的问题产生,最难的永远是下一个,只有踏踏实实地着手解决,诗歌学校才会有新的进展,“这样看来反而是一种进步吧。”

如今,小朋友们在课堂上学的轻松开心,家长们好评连连,已是初步实现了诗歌学校创立的初衷。

“时常觉得是小朋友在教我”

诗歌班对孩子的影响还是可见的。最令吴颖印象深刻的是,在教诗歌《梦里的一亩田》的时候,她问孩子:“你们想种什么呀?”孩子们的答案无一例外是要种电子游戏,沉迷电子游戏“是对他们在幼年的想象力的破坏”。在几节课的悉心引导下,孩子们慢慢地写出了“要种蓝天”、“要种秋天”这样的诗句,开始发现身边的美好与诗意。更深远的影响是,“他们会慢慢开始欣赏文学世界里的美,会开始尝试去写作,而不是去害怕”。

孩子们独有的天真与想象力,常常会给吴颖带来惊喜,“觉得是小朋友在教我”。吴颖以大人的眼光去看北岛的诗《生活》:“网”,觉得生活是一张网,把我们困住,寸步难行,但在小孩子的眼中,“一件件事情和努力像网一般连接起来,构成生活”,“生活里有千万条像网般连接起来的大道”,以生活为网与以网为生活,大抵就是黏在网上无法动弹的虫子与网上行动自如的蜘蛛之间的想法的差异。

在“万物有灵”的这两年,穿梭于广州珠海等几个城市,吴颖未曾有疲惫之感:“其实当你真的喜欢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喜爱并从事这个职业,你的人生就会变得有意义,不会觉得焦虑迷惘。”在诗歌学校的第三个年头里,她依然对 “万物有灵”的充满了热诚与期待。

(文/新闻社珠海分社 麦粹心  图/万物有灵诗歌学校)

编辑: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