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浩邦:不断前行的价值工程学科先行者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7-07-03 00:00:00] 打印此信息

11月16日是我校的校庆日,而这一天也是管理学院教授、价值工程知名学者谭浩邦的寿辰。自1980年调入我校起,年过八旬的他已与暨南一同度过37个生日。在这37年里,他转型为价值工程的学科带头人,让我校成为华南地区首开价值工程系列教育的高校,为我校在这一领域取得领先地位立下汗马功劳。如今庞眉白发的他虽已离开教学一线,但仍牵挂价值工程学科的发展,把大部分心血倾注在广东老教授协会和价值工程学科建设上。

从半路出家到学科带头人

谭浩邦早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内燃机制造专业,在大西北水电工地上任铸造工、汽修工、工程师、车间主任等职。1980年,他调到我校经济学院任教,随即被校园改革开放的学术氛围所吸引,当时我校尚未设置工科的专业和课程,而他却是浓厚的工科背景,“经济学背景的教师都比我有优势,如果随遇而安,固然也能顺着大流过日子,但却很难有什么作为。”然而他参与农工商多行业,涉及科教文多学科的经历却为转行任教积淀了厚实的财富,为从事交叉学科的教学、科研和应用积累了学识,提升了能力,夯实了基础,凝结成优势。

改革开放之风把西方国家的先进管理学科引入我国。谭浩邦在接触一些西方的价值工程文献之初,立即敏锐地感到这门新兴的管理学科正是一门适合国情、生命力强、前景广阔的应用型学科。“价值工程是工科与经济学的有机结合,正是这门交叉学科,能让我的工科技术学以致用,又能充分发挥多年来从亊企业生产管理的优势。”年过半百的他于是重新调整了自己的人生座标,确立利国利民的战略目标,瞄准崭新的主攻方向。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接见谭浩邦(右)

创业之初,谭浩邦面对着资料短缺、无例可援、势单力薄、经费匮乏的重重阻碍。明知科学征途有险阻,他却仍坚信苦战能过关。凭借兼有技术、管理两方面的知识和经历的优势,终于十年磨一剑,勤奋岀硕果。当问起谭浩邦坚持半生的信念是什么,他说:“认准了目标之后,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做亊可以允许不成功,但决不允许不努力。”正是在这一信念的鼓舞下,他孜孜不倦地致力价值工程的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终于从一位”半路岀家”的门外汉华丽转身,成为全国知名的价值工程学者。他编写的十多部学术著作和发表近百篇学术论文受到国内外同行的瞩目。先后10次荣获国家级、部省级的科技进步奖,其中有两项是广东省重大科技成果,专著《价值工程方法研究》荣获国家教委“全国高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二等奖,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国高校管理类人文科学成果所获的最高奖励。

1983年,谭浩邦率先在我校开设价值工程课程,不仅我校多个院系的学生前来听课,许多外校院系的师生也慕名而来,先后有10多个专业的学生修读他的课程。这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兄弟院校的价值工程学科的发展。之后,谭浩邦又在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和成教等层次上全面开设价值工程系列教育,更让我校成为华南地区各界公认的价值工程学科带头羊。

1987年,谭浩邦牵头创建广东省高校价值工程研究会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该研究会是我国首个价值工程省级法人社团,至今已坚持30年。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只有通过研究会这个高层次学术性社团,来培养更多的价值工程人才,才能将价值工程逐步推广到全社会,为社会创造更多的效益。

致力价值工程的推广应用

每当谈起研究了半辈子的价值工程,谭浩邦的语气总是抑制不住激动与兴奋。那么价值工程究竟是什么?据谭浩邦介绍,价值工程是通过相关领域的协作,对所研究对象的功能与成本进行系统分析,持续创新,旨在提高所研究对象价值的思想方法和管理技术,是一门以最低的寿命周期成本实现使用者所需要的必要功能,从而取得最大价值的应用型学科。谭浩邦在教学科研之余经常到企业传播和指导价值工程。他认为,这门学科若脱离了社会,脱离了实践,也就丧失了生命力。

(图为谭浩邦以“借助价值工程开拓广东经济转型发展新路子”的主题发言,受到朱森林老省长的高度评价)

多年来,谭浩邦经常到省内外各类型企业指导应用价值工程。在广州某著名风扇厂的车间里,他从关注零部件的工艺直到原材料的供应,结合实际进行功能成本分析和价值创新。当时厂家制造的风扇质量极好,成本却居高不下,利润微薄,举步维艰。对此,谭浩邦指出 “市场经济下用户的质量观已有所转变,更多追求新颖、方便和美观等辅助性功能,一般不再会提出几十年使用寿命的要求。 “为什么风扇的成本过高?主要是由于用的材料太好,工艺过高啊!民品家电的用料和加工精度完全不必比照用军工、航天产品。”谭浩邦认为,必要的功能与质量只要能够用就行,不必过奢,“过高的质量也是浪费”。传统企业往往会较多地强调产品的质量与性能,而忽略对经济性的有效追求,价值工程的应用,能在保证满足使用者功能要求的同时,合理地控制其成本费用,使产品的价值最大化,从而使企业和用户同时双赢。

在物资库存方面,他认为加工制造型企业应按少批量、多次数的原则进货,尽量压缩库存,库存过多、周转期长正是影响成本过高的重要因素。“计划经济年代购买材料需要层层批示,但现在是市场经济,物资流动渠道畅通,企业完全可以科学地管理库存,向零库存进军。”那时,价值工程的应用使多个家电企业获得上百万元的直接效益,谭浩邦却很少关心自已的报酬,却更多地希望企业能同意接受自已的学生来厂实习。

上书省委,为发挥老教授潜能牵线搭桥

退休后,谭浩邦仍闲不下来,坚持把价值工程延伸扩展到各个产业乃至行政领域。2005年,<中办发2005-9号文>提岀“进一步发挥离退休专业技术人员的作用”,年逾古稀的谭浩邦抓住时机,主动出击,借助老教授协会的渠道,以“重视价值工程在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中的积极作用”为题上书省委主要领导,将价值工程的应用从微观层面提升到宏观层面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听取谭浩邦等的汇报之后明确批示,要建立有省老教授协会参加的广东省部厅联席会议制度, 听取老教授们的意见和建议,将发挥老教授的智力潜能落到实处。

(图为一省委书记张德江听取谭浩邦等老教授的建言,左一为谭浩邦)

2012年,谭浩邦看到《羊城晚报》对清远市委书记葛长伟讲话的一篇报道,由于清远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人才短缺,希望老教授们到清远为贫困地区的发展出谋划策。作为广东老教授协会副会长的谭浩邦当即联系报社,递上资料和名片。一周后,他接到清远市委的邀请,通过商议达成共识,双方随即签订框架合作协议。

为了让老教授协会与清远政府在各个领域展开全面合作,谭浩邦惮精竭虑,任劳任怨,千方百计,把来自不同院校不同专业的300多位老教授组织起来,围绕一个目标发挥集体力量。“以前是单兵作战,现在是团队发力,不仅更好地发挥老教授们的智力潜能,更能体现协会组织的桥梁纽带作用。”经过不懈的努力,成功地建立了广东老教授协会清远专家库,谭浩邦被委任为常务副主任(后为执行主任)。三年多来, 专家库为清远市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成功地提供多方面的智力支持,屡屡获得清远市委市政府的表扬和社会各界的瞩目。

“光靠送米送油扶不了贫,这样做只能是养懒人。关键在于要教会他们如何从根本上精准脱贫。”例如,如何处理猪粪一直是农村的一大难题,由于处理不当,猪粪严重污染生态环境。经过组织农业专家多次下乡推广微生物养猪和汚水处理技术,达标排放,化废为宝,既达到环保要求,又増加农户效益;此外,无公害蔬菜生产和新产品开发,有机茶叶的种植与开发,水产养殖项目示范基地建设和工厂化养殖,指导科学购买猪苗,提高出栏毛猪产量和瘦肉率等项目,不但有效推进了三农建设,农民的荷包也随之涨起来。

“其实这些知识对于老教授们来说很平常,但农民缺少知识,而贫困地区引进人才又有种种困难,”谭浩邦阐述自己的精准扶贫思路,“我们要从根本上帮扶农民脱贫,基础教育便是系列脱贫举措的重要切入点。”他致力发动广州市特级教师协会,组织支教团队在清远一中等5所中学开展“同课异构”活动,帮助当地教师提升教学能力和水平。不仅在清远一中,其他多所中学的老师也经常前来取经请益,好些家长都被吸引过来,听众最多的一次高考指导讲座竟达1000多人。

经过三年多的智力帮扶,清远一中的毕业班已有92%的学生考上大学,这一指标直追广州市的重点高中。谭浩邦认为,只要有一个学生考上大学,这一个家庭日后便脱贫有望。谭浩邦通过实践后献计建言,对于贫困地区,完全可以借助价值工程,有效提升教育扶贫的精准度和质效。

在专家库的组织下,锆英砂分子共振烘干机试制成功,混凝土新砂源的开发和技术规范的制订,太阳能光伏材料的研发与升级,废铜再生新技术的开发与应用,旅游发展规划研究,广清一体化项目的研究与论证等多个助推清远科学发展的项目,无一不倾注着老教授们的大量心血。专家库的系列活动和不懈努力,受到清远市主要领导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

承担协(学)会工作非但没有什么报酬,往往要自掏钱包,有时还要受到种种误解和责难。但谭浩邦说,协会工作把零散的个人活动汇合为有组织、有计划、战略型的集体,使教授们的优势互补,凝成团队力量,更好地发挥潜能,这就是他坚持为协(学)会竭尽义务,不辞劳苦,奉献全部心血和精力的缘由。

“我这个年龄还能给社会做点义工,被社会认可,当然很开心,心情舒畅便会化精神为物质,无形中就能提高免疫力,有利于抗癌和康复。这或许也算是一点化公为私吧!” 谭浩邦打趣道。如今85岁的他已把科研工作交给接班人,却仍被推举为价值工程学会的名誉会长和首席顾问。他时刻惦记着价值工程的发展,谈到对未来的期望时,他毫不犹豫地答道:“价值工程未有穷期,期待后来人更加着力价值工程的研究与实践,期望社会各界更加重视、支持这一学科的发展与应用。”

(暨南大学新闻社 徐心怡)

责编:李伟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