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秀君:任辅导员十年 我觉得还没做够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7-03-21 00:00:00] 打印此信息

“伍老师是一个很温暖的人。”管理学院会计系2013级本科生苏楚婷道。苏楚婷最近忙于找工作,伍老师经常给予她鼓励,“有时候还会主动打电话问我说工作找得怎么样,开导她不要给自己过大的压力。”有一次,她受伍老师之托去帮忙处理一件事情,虽没有占用太多时间,但伍老师还是贴心地打电话询问她是否吃晚饭,告诉她“千万别饿着”。

苏楚婷口中的“伍老师”是管理学院辅导员、“2016年广东高校辅导员年度人物”入围奖获得者伍秀君。2001年,伍秀君入读我校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专业。四年后,她留在管理学院攻读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学位。七年求学之旅的结束并没有为伍秀君与暨大的缘分画上句点。2007年,她成为了暨南大学管理学院的一名学生辅导员。从此,她在这个岗位上一呆就是十年。

毅然抉择 从零做起

回想大学时代与辅导员相处的经历,伍秀君仍觉得亲密而温馨。她提到了大一时的辅导员朱蕴利老师,“朱老师当时第一年工作,开班会的时候给我们唱了一首歌”。辅导员富有亲和力的形象给伍秀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刚进大学的时候很迷茫,我们都会去找辅导员聊天”,在伍秀君心目中辅导员扮演着重要的引导者角色。

硕士研究生毕业之际,面对择业这一重要选择,伍秀君放弃了银行、软件公司等的工作机会,决定留校担任一名辅导员。作出这番抉择,伍秀君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对于暨大的情结;二是从事教育事业的愿望。

新鲜感与紧张感交织是伍秀君刚工作时的内心写照。工作第一年,她就面临一个人在珠海校区管理八百多名学生的巨大压力。“那时候真的只能把自己当做女汉子,加班加点是常事。”伍秀君笑言。

为了尽快适应辅导员这一角色,伍秀君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并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类培训,如入职培训、团体辅导培训等。但涉及到具体工作的开展,伍秀君还是要从零开始——认真研究《学生手册》,多与学生沟通,不断积累经验。

如何对庞大的学生群体实行有效管理也是伍秀君刚入职时面临的考验。“我每天拿着学生的个人信息登记表,上面有照片,一个个认”,到后来,伍秀君对八百多名学生十分熟悉。

管理学院的老一辈辅导员也给予了伍秀君许多帮助,“管理学院的辅导员之间感情特别融洽,就像师傅带着徒弟。我的前辈辅导员说,她的上一任回迁的时候,她是掉眼泪的。我的前一任回迁我忍住了没哭。”

导学导心 优化工作

在伍秀君看来,辅导员不仅仅是一个行政岗位,更多的是要导学导心。“辅导员是一个定位问题,就看你想为学生做多少事情”,这一思想一直指导着伍秀君的日常工作。

会计系因为专业水准要求高,每年的学生实习都由学院统一安排。虽然学院与各个事务所都有一定的合作关系,但是伍秀君出于平等交流、互相尊重的原则,每年都会亲自逐一与事务所联系。因为暨大实习时间短等原因,部分事务所有时会减少实习名额甚至直接拒绝。有一年,两百多位学生需要安排实习,但起初只争取到一百五十多个名额。在联系不到新的事务所的情况下,伍秀君只得一遍又一遍地给各事务所打电话,请求每家多提供一些实习岗位。“看到名额一个个增加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因为这种专业实习对于他们的指导意义非常大,哪个同学都不能落下”,提及这段往事,伍秀君依旧充满了成就感。

除了注重提高学生的专业实践能力,伍秀君也十分重视学生责任意识的培养。“大学生党员志愿服务时制度”由伍秀君主推,成为一项创新之举。“大学生不仅要有专业知识,更多的是要有社会担当”,这是伍秀君推出此项制度的初衷。由发展对象成为预备党员、由预备党员成为党员,学生的志愿服务时长必须达到24小时,否则不得参与“党员发展答辩”。管理学院党支部与石牌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会联合举办系列志愿服务活动,如儿童志愿服务、社区资源服务、“读书季——奇妙书世界”活动等。伍秀君表示每次活动都是以自愿主动积极为原则。除了固定、可选择的志愿活动,伍秀君在平时生活中发现了志愿项目也会告知学生,鼓励他们个人主动参加。苏楚婷参加过多次服务活动,她说,志愿活动虽会占用一定的时间,但是当看到天真可爱又懂事的小朋友们开心的笑容时,还是会觉得很值得。“既可以个人成长,又可以建设社会,发现自己能够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近年来,伍秀君主持或参与了多项课题研究。比起以课题研究成果参与职称评比,伍秀君更在意实践的指导意义。“我希望理论可以更系统化地指导工作,工作中发现的新问题可以成为下一个研究的课题”,以此形成良性循环。伍秀君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加强传统文化和爱国主义教育,并且能够更加专门地研究新媒体传播,希望通过多平台来宣传优秀思想文化,拉近与学生之间的距离,更加便捷地掌握学生的心理动向。

以心交心 不求回报

伍秀君老师直言,成为一名优秀辅导员的秘诀就是不求回报的付出。伍秀君认为一定要花时间和精力走进学生的内心,“你如果和学生接触得少,他是不会向你倾诉的。只有你和他以心交心的时候,他才会分享他的开心或者不幸”。

伍秀君提到了她与一位学生之间的故事。一个男生,他的母亲在他读中学时不幸去世,父亲又身染重病。“那时候,我们都尽所有的努力去帮助他。他爸爸治疗所需的药会托在美国交换的同学带回来。”一天,在学校南门,学生突然告诉她,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我当时就有一点愣住了,我原本想他的爸爸可不可以撑到他结婚生子,见证他的幸福。他把我抱住,说我是他的亲人。那一刻,我很感动,我觉得被需要太重要了”,伍秀君提及这段回忆时,眼睛里泛起了淡淡的泪光。

有一位同学网瘾十分严重,差点陷入休学的境地。伍秀君一直陪伴着他,并用自己所学的心理学知识引导他。一次伍秀君开会时,班长留下了一张小纸条,写着“某某某有去上课了”,“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比领到任何奖励都要满足”。

但有时候,老师的苦心也并不能完全被学生理解,“有时候,你对学生的关心他感受不到,你对学生的严要求他也不能明白”。

有一次,一个班长以召开“就业”主题班会为由请伍秀君帮助申请课室,但实际是讨论毕业旅行的话题。“我就把他喊过来,说‘可以理解,但是你要提前告诉老师’,这是对我不够信任。但他觉得我的话很重,于是甩脸子走了。那时候我真的伤心。”毕业后,伍秀君收到了他寄的明信片,“很长的一段话,请我原谅他当时的鲁莽与无知”。

伍秀君说最有满足感的事情是,学生结婚邀请你去喝喜酒,生活中遇到各类问题都会来向你咨询,因为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自我价值的体现。

爱岗敬业 享受生活

谈到自己目前所取得的诸多荣誉,伍秀君开玩笑地说了一句“都是浮云”。她更多地将荣誉做为与学生共同成长的印记。“若干年后提到,会想起和学生一起走过的日子,仅此而已。”

“做学生干部的时候,一位老师说要从小事做起、从周围做起。我觉得辅导员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虽然它很普通、很平凡,但它有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我很享受这个角色”,这是伍秀君对于辅导员生涯的些许感触。

伍秀君提到暨大辅导员工作群的名称“消防员群”。“辅导员必须24小时开机。很害怕同学们半夜给你打电话,手机一响第一反应是谁有问题了。学生有问题的那几天心都是绷着的。但是也怕学生不给你打电话,这说明他们疏远你了。”

工作量大、突发事件多,伍秀君坦言自己偶尔也会因工作压力大而产生心理问题。伍秀君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去操场跑步,“从一开始2圈都跑不下来到现在10圈都没问题”。伍秀君喜欢做手工和烹饪,周末会和家人一起爬山,假期会外出旅行。她通过这些方式来放松身心、缓解压力。

无法分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使伍秀君怀有歉意。伍秀君笑言“连他们幼儿园老师都有意见,说我经常不去接孩子”,因为孩子放学的时间正是学生下课后前往办公室处理事情的高峰期。“我只能提高陪伴的质量,回到家后全身心地陪伴孩子”,等孩子睡着之后,伍秀君才能熬夜看资料、回复学生的消息。

尽管如此,伍秀君依旧将这份工作视若珍宝。“根据霍兰德量表,我的兴趣和职业是相匹配的。辅导员生涯就像鸡尾酒一样,充满各种味道。每天都是新鲜的,你会带不同届的学生,和海内外的学生交流,你会发现学生们身上的很多优点。在发现学生身上的问题时也会反思自己,包括对孩子的教育。在工作中感悟生活、指引生活。”

因为学校工作安排等客观原因,辅导员岗位的人事变动一直较为频繁。伍秀君自嘲是“老腊肉”,“每次开会的时候都会遇到许多新入职的辅导员‘小鲜肉’”。

当被问及之前是否有调动工作的机会时,伍秀君坦言“工作群里经常能看到这样的通知”。“为什么没有离开”,这个问题刚一抛出,伍秀君就笑着脱口而出,“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够啊”。

“如果有一天突然让我不干了,我可能会大哭一场呢”,伍秀君笑着说,“但如果学校真的有安排,我还是听安排。但不论到哪个岗位,为人师表、立德树人是永远的天职”。

(新闻社 文/易静 图/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