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奖学金】锚定目标前行 越努力越幸运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8-05-16 00:00:00] 打印此信息

王雪晔

当王雪晔将18万字的博士论文提交学校盲审时,她的毕业之路又进了一步:“内心很平静,没有其他人描述的那种熬出头的感觉。”在她看来,读书是一个让人享受的过程,对于大多数原生家庭条件并不优越的学生来说,读书是积累人生资本的一条捷径。

谈起5年的研究生生涯,信奉勤能补拙的王雪晔有些兴奋,“我并不聪明,但相信踏踏实实地付出一定会有收获。”她用“幸运”来总结自己20多年的求学生涯,“一路走来,我的生命中充满了感恩和感动,我非常幸运,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重要转折点,都得到师长的指导、鼓励和支持。”

求学数十载,当年河北沧州那个有点要强的小女孩已经成为村里第一位女博士,并将在广州生活工作。于王雪晔而言,这个蜕变的过程很充实,自己的内心也是满足而幸福的:“及时锚定目标,踏实地付出总能离目标越来越近;当慢慢接近那个目标时,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王雪晔说。

从西北到华南:

落差很大,只能“跟自己比”

2013年9月,王雪晔以综合测评全系第一名的成绩保送到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她调侃自己本科期间算是学校一位“风云人物”,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学生工作也有声有色。

优异生的光环曾给她极大的自信,但是进入暨大之后周围同学的优秀让王雪晔落差很大,她变得很低调,渐渐地,她坦然接受并面对变成“普通学生”的生活。

读博以后,王雪晔的同学中有海归、业界精英、高校副教授、“书霸”。“既然周围人都比我优秀,那么我就和自己比,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进步一点,现在的我比之前的我更强。”

在王雪晔看来,每个人的起点不同,落点也不同,基于自己的情况确定目标,然后努力向目标靠近就可以。“生命的意义就是从起点到落点之间的过程,关键在于把自己的过程走好。”王雪晔说。

从硕士到博士:

深思熟虑后,目标很明确

“从我进入暨大的第一天,就很清楚自己要过怎样的生活:不参加任何与学习无关的活动,每天去图书馆”。本科期间的王雪晔忙于学生工作与专业实习,最让她遗憾的就是没有经常去图书馆。

每天上午8点一定到图书馆,直到晚上图书馆闭馆回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简单,但王雪晔心底很踏实,“这是我本科非常‘渴望’的生活状态”。她还热衷于聆听学界、业界“大牛”带来的诸多学术讲座。

“你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将来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必须尽快确定自己的目标。”刚入学的时候,王雪晔在深思熟虑后希望将来成为一名大学教师。

王雪晔通过申请硕博连读获得了读博资格,第一次因为材料不齐全没有申请成功。硕士二年级时,王雪晔又一次把报名表交了上去。“我当时怀着一颗单纯的读博之心,就想再多看看书。我知道自己并不够优秀,但尽人事、听天命,不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呢?”于是,第二次她成功了。

从找不到门到科研入门:

我不够聪明,但一直在路上

“读硕期间,我在科研方面几乎没有入门,直到博士期间才慢慢有所体会。”她把在科研路上探索的自己比作“龟兔赛跑”中的乌龟,虽然慢一些,但一直在前进。

王雪晔第一篇论文《草根明星的空间展演分析——基于列斐伏尔和福柯“空间思想的思考”》发表在《新闻界》期刊上。“发表了第一篇论文后,才体会到写论文的那种幸福感,同时燃起了自己的学术信心”。后来,王雪晔又发表了两篇CSSCI论文。

王雪晔认为,问题意识是做科研的基础。一个人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一般和自己的经历关系很大,这是王雪晔做研究的一条规律。她的研究领域是图像政治,这与她曾经在央视《新闻周刊》、广州国际纪录片节的实习经历有很大关系,她自己也喜欢拍纪录片。

2017年3月,王雪晔获得了美国阿拉巴马大学的公派访学资格,“我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去搜集毕业论文资料。”到美国以后,王雪晔发现,国内有限的文献资料在那里却非常丰富。她特别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图书馆继续成为她最常去的地方。在阿拉巴马大学,王雪晔共积累了16万字的博士论文素材。

“我一直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认为距离得国奖还很遥远,后来渐渐觉得自己好像也符合申请条件了。”谈及获奖感受,王雪晔说她并没有特别兴奋,因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24载求学之路,王雪晔从来没有觉得有多苦多累。她认为一路走到今天的自己是幸运的。“没有春风化雨的老师,就没有我的今天。有他们的帮助、鼓励与支持,我一路走来并不辛苦。我深切地感受到,在努力的同时,怀有一颗感恩的心,会越来越幸运、幸福。”如今王雪晔已经成功在广州一所高校取得了教职,她将继续从事她热爱的科研事业。

文/张博

网络编辑/刘珊

责编/杜明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