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郁:蒲公英在这里扎根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6-06-20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初见丁郁教授,是在立夏温暖的午后。当时他正坐在桌前办公,明媚的阳光毫无保留地洒在纯色POLO衫上。敞亮的办公室里陈设简单,除了一株葱翠的绿萝和瓜栗,再无任何多余的装饰。这份朴素与他眼中的那片沉静正相配。

    在这位入选2016年度国家“千人计划”青年人才项目的80后博导身上,有一股不急不躁的书生气质,他用低沉的声音讲起自己的故事。

跨越半个中国的学术之旅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生命科学逐渐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生命科学能否带来人类发展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带着这样的疑问和解答疑问的决心,丁郁于1999年考入了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那是全校录取分数线第二高的学院。提到自己的本科母校,丁郁难以忘怀的是当时化学院副院长在有机化学实验课上说的一番话:“培养学生不单要从兰大的标准出发,长远来看更要着重国际标准,这样学生在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时才能畅行无阻。”铭记这段话的丁郁用成绩证明自己,最终被推免到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所攻读硕士研究生。

    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研究生命科学中的植物科学时,这位北方汉子难为情地笑了。“我个人不太喜欢涉及实验操作伦理的问题,主要是对操作实验动物有心理障碍。”眼前的科学家表现得像个大男孩,努力用严谨的学术逻辑掩藏住内心对鲜活生命的珍视。“生命科学是直接的,而我看过最直接也是最令我感到不能接受的场景,就是取活体小鼠眼球的血。”另外,由于转基因植物在当时涉及到最热门的国际学术课题,在认识到转基因植物可能是未来解决人类粮食危机的有效手段时,丁郁毅然投身植物研究的阵营。

    香山脚下的3年过得很快,而丁郁始终没忘记那堂有机化学实验课。2006年11月,在硕士答辩结束两周后,丁郁动身前往香港中文大学姜里文教授的实验室。

持续六年的博士生涯

    从加拿大、美国学成归来的姜里文教授是专研植物细胞生物学的国际权威,有着共同研究兴趣的两人一拍即合。在完成为期半年的研究助理工作后,丁郁成功拿到了港中大分子生物技术学的博士录取资格,继续追随姜里文教授,探索细胞生物学的奥秘。

    从2007到2013年,丁郁的博士一读就是6年。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2010年有了重大发现:新型植物细胞器EXPO。这是一种从未被发现却广泛存在于植物细胞中的细胞器,负责调节一种全新蛋白质的分泌途径,调控植物的生长发育。初具雏形的研究成果刚一投稿便引来国际同行专家的诸多质疑,本该准备毕业的丁郁连同所在课题组瞬间被推上学术争论的风口浪尖。

    为了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守护这宛如新生的EXPO,丁郁和团队的伙伴们连续奋战8个月,期间论文经历了3轮大规模修改,每轮修改都需要补做10个以上大型实验,但由此产生的大量新鲜数据却让他们甘之如饴。最终,研究成果在国际顶级植物类杂志《植物细胞》上发表,而此时的丁郁决定,延迟毕业、潜心研究。学习超过3年正常学制的他面临着失去政府奖学金的困境,幸好有导师全力支持,用课题经费资助他度过了接下来的3年“后”博士生涯。3年时间里,丁郁始终作为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参与论文发表,也因此逐渐让国际同行了解并接受了EXPO所代表的非传统蛋白分泌理论。

    获得博士学位后,丁郁继续享受着香港自由的学术风气与丰富的交流机会,完成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直到2015年底,他选择离开生活了将近10年、发表了17篇论文的港中大;这位蒲公英一般的青年又有了新的目的地。

循着暨南精神,他在这里扎下了根

    “暨大是个开放和包容的学校,这一点我看得很重。”丁郁说,“在香港呆了这么多年,我对学校的开放性文化氛围有一定的要求,这是我最终决定选择暨大的原因。”其实当丁郁还在香港的时候,便接触了不少去港中大读博的暨大毕业生。丁郁在这些稚嫩的后辈身上看到了一种实干的“暨南精神”。

    通过与来自暨大的学生们共事,丁郁感受到暨大学子学术目标之明确、钻研业务之勤奋,直言“我觉得这种实干精神很伟大”。来到暨大后,各位领导同事对工作投入的热情和态度也让他觉得非常难得。

    丁郁申请“青年千人”的材料在学系内被修改了三次,每一次都得到了众多反馈;去北京面试时,负责人事工作的学校领导与同事全程陪同,帮助熟悉面试场地,给予生活上的关怀。每当丁郁回想起这一切,他都觉得“成功绝非偶然”。每一记成功的步伐背后都有无数积淀的脚印,都凝聚了大家的心血。“这成功绝不是我个人的成功,绝对是团队赠予我的帮助让我最终拿到了这样一个项目。”丁郁说,有心用力把事情做好,这就是实干精神。

    今年年初,在“千人计划”石磊教授团队的带领下,暨南大学食品安全与营养研究院成立。作为研究员的丁郁开始致力于食品安全、功能性食品和生物反应器的研究。

    “大家经常吃番茄,电视节目也宣传番茄中的番茄红素对人身体‘好’,但番茄本身不是药。”丁郁如此举例说,食物中的某种物质具有功能性,可以调节甚至促进人体的正常机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好”。那么究竟什么“好”、“好”的机制是什么、“好”效果体现在哪里,这就是功能性食品研究的核心问题。而如果把一切关于“好”的事情都了解清楚,将原料置于“生物反应器”这一人造体系中,那么能否成功表达出番茄红素这一功能性物质而不依赖于番茄作为载体呢?这是丁郁教授研究的另一个领域。

    说到这里,笔者禁不住向丁郁教授抱怨自己被父母逼着吃香菜的经历。丁郁听了笑着说:“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不喜欢吃葱、姜、香菜,而当我们知道它们所含的有效物质、提高它的有效性,并在某种意义上改变它的风味,最终把它做成食盐一样的添加成分,就能让大家克服对葱、姜、香菜的物理排斥,让大家的接受过程不再那么痛苦。”

    回望自己十几年来的科研风雨路,这位一丝不苟的处女座教授收起了笑容。他说:“我觉得科学领域给人最大的意义就是对未知世界的探讨。在了解与探讨的过程中,我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使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好。希望自己能够在食品领域做出一些原创性的工作,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一些对社会、对大家有意义的产品”。


地址:中国 广州市 黄埔大道西601号

邮编:510632

主页:http://www.jnu.edu.cn

版权所有©暨南大学

ICP备案号:粤ICP备 12087612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1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