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多彩暨南人|拿金奖,玩快闪!他们是有趣有料的暨南和声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7-11-06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哒哒哒哒哒……”一串快节奏的脚步声响起,国际学院辅导员何小勇像一阵风似的穿过走廊,大步踏进办公室。

天色将晚,教学楼的课室里,新闻与传播学院星亮教授正在讲台前,上着今天的最后一节课。

与此同时,化学与材料学院辅导员李逸凡坐上了从番禺校区开往校本部的校车,华侨医院医生梅茂凯刚刚下班。

等到六点,原本并不熟识的他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走向暨南大学校本部礼堂,像归巢的小鸟一样,回到那个像家一般的排练室

 

(身着“暨南和声”团服的队员)

首次亮相香港 捧回合唱金奖

平日里奋战在不同岗位的十多位男教职工,每周三晚相聚一堂,是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团体——“暨南和声”男声合唱团

“2014年10月,我和同学院的赵凯老师一起参加学校的教职工歌唱比赛,不小心拿了一等奖,于是就被拉进了一个全新的合唱组织。据说最初加入合唱团的男老师都是那次比赛的胜出选手,我们吃了一惊:学校的套路不浅啊。”何小勇幽默地回忆道。

当初,有校领导建议尝试可以在教职工团队中成立一个小型特色合唱团,正好在歌唱大赛中,发现了不少歌唱得很好的老师,而男声合唱团又比较少见,于是索性把那些男老师们聚在一起,就有了“暨南和声”的雏形。

(2015年 第三届亚洲合唱节现场)

团队成立之初,组织起来十分困难,要不是为了去参加在香港举办的第三届亚洲合唱节比赛,可能不会那么快就成长起来,就连“暨南和声”这个名字,都是因此而取的。

在这场比赛中,首次亮相专业舞台的“暨南和声”,一举夺得了金奖。在荣誉背后,是一周又一周的练习,大半年时间里只学了两首歌。

回想起那段时光,组织部周仕敏老师用了举步维艰这个词。“最开始我们大部分人都不识谱,也不知道什么是合唱,只能从最基本又最枯燥的识谱和音准开始,有时候一晚上只能学一句歌。”

 

(2017届毕业生晚会,暨南和声团队进行演出)

从香港归来之后,正当大家以为可以暂时松口气的时候,国际学院“十五周年院庆晚会”节目表演的任务,又把他们“拧”在了一起。

再后来,“2016届毕业生晚会”“七一文艺汇演”“广东省百歌颂中华”等活动又相继向“暨南和声”发出了邀请。

是这一场场活动让他们有了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的动力,击退了他们的“退堂鼓”, 让“暨南和声”逐渐成为一个正式的合唱组织而当初的“任务”,也慢慢地转变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份热爱。

他们所演唱的曲目,几乎都是由工会委员会教工艺术团指导老师甄艺改编过的。甄艺不仅是合唱团的统筹人和钢琴伴奏,也是这个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在团员们眼里,她的付出,是支撑着“暨南和声”一直走到今天的重要因素。

(工会委员会教工艺术团指导老师  甄艺)

 

坚持与热爱  成就专属Style

不知不觉,“暨南和声”已经走到了第三个年头。如今的他们,只需几次排练,就可以基本掌握一首歌。从最初的青涩到今天的成熟,离不开每个人的坚持与投入。

据甄艺介绍,团队里的成员都默默承担着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不断克服各种困难,这才有了“暨南和声”的今天。

好在这一路上,家人对团员们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与支持周仕敏的妻子与女儿,被大家称为合唱团头号铁杆粉丝。无论他们在哪里演出、比赛,她俩都会到现场观看,为大家加油助威。“虽然女儿只有3岁,可是也能咿咿呀呀地唱出‘暨南和声’所有曲目了。”周老师腼腆地笑着说。

(110周年校庆晚会,“暨南和声”登台献唱)

来自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许讯文老师说:“我们团里许多老师工作都非常繁忙,大家能够坚持训练,真的全凭着浓厚的兴趣。”

在重要演出前夕,排练的密度也会加大,暨大110周年校庆时,许老师班上的同学就常常见他西装革履地来上课,一下课就赶去礼堂参加彩排。作为团队里最为年长的成员,许讯文被大家亲切地叫作“老大”,他从90年代初就是教工合唱团的一员,这一唱就是20多年

“我从合唱团成立之初就在这里了,有时候虽然没有排练,但是自己在家也会唱几句。下班之后可以不去运动、不去做别的事情,但是排练一定得来,因为在这里唱歌特别开心。”说起这话的时候,党政办公室的项征声音里都带着愉悦。

(排练时,团员们都很享受)

“前阵子大家都在讨论由一个保温杯引起的中年危机,对于我而言,合唱团也是一个保温杯,但是这个保温杯不是凸显年龄的保温杯它是一种抗争的方式。在合唱团,我们通过歌唱来释放情绪,一起坚持,一起突破自我,用快乐的情绪相互感染,消解着种种危机。”虽然儿子已经上小学了,可是在何小勇的身上,还是有着不少少年人的影子。

“暨南和声”的团队成员年龄跨度很大,从60后到90后都有,可是“代沟”在成员彼此之间是不存在的

在刚刚硕士毕业不久的李逸凡眼里,即便是跟自己从前做学生时十分景仰的教授之间,如今也没有任何的距离。他说:“在这里每个人都处于一种很放松的状态,我们可以很随意地开玩笑,然后一起很享受地玩音乐。”

而“暨南和声”的超强感染力,也让前辈们没有一点跟不上年轻人节奏的感觉。

(排练中 ,认真的许讯文老师和星亮老师)

在这个成员组成很多元化的组织里,很难用一个词来概括所有人的特点,但是在每个人的身上,却又有着些许的相似性。他们说每周来排练时的心情就像回家一样,对这里有着一种归属感

“很奇怪,我们聚在一起,就会莫名地很开心,不知道都在傻乐些什么。这些男老师们平时在岗位上都是非常成熟的模样,在这里就像小孩子一样,很幼稚,多大一点点的事情就可以笑得很高兴,”甄艺说,“每每有新成员加入,头一回接触会觉得‘哦,他是这样的’,可是等他来排练了几回之后,就会变得和其他的老成员一样,大家就像被打上了‘暨南和声’的烙印似的,大概这就是我们的‘暨南和声style’吧!” 

(排练中 ,帅气的自拍不能少)

在合唱选曲跟舞台表演上,“暨南和声”也有着独具魅力的风格。他们不唱老一套的传统曲目,而是选取年轻老师们感兴趣的曲子进行改编,曲风更加偏向流行

同时,在暨南园这个多元化的环境中,他们还在不断尝试,用不同的语言和形式去演绎新的歌曲

看过“暨南和声”的表演的观众也一定会发现,这个合唱团似乎没有指挥。实际上,人如其名的合唱团指挥、旅俄男中音歌唱家帅斌就藏在队伍中,大多数队员的注意力都会暗暗集中在他身上,如果节奏出现问题,他马上就会把大家拉回来。

(排练中,帅斌老师正在进行指导)

 

杭州不是终点  故事还在继续

今年七月中旬,正值同学们奋战期末考试之际,这帮“不务正业”的老师们居然跑到了天环广场玩起了快闪。两首《All I Ask of You》和《大花轿》,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围观。

“我嘴里头笑滴是呦吼呦吼哟,我心里头美滴是朗格里格浪”既是歌词,也是团员们内心的真实写照。

“这种我们大家一起,走到哪里眼球就被吸引到哪里的感觉,真的特别爽!”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梅茂凯的笑容里浮现出几分自豪。

(天环快闪留影)

 

实际上,在这场看似随意为之的快闪背后,藏着不少的良苦用心。那时候距离他们出发去杭州参加第八届中国魅力校园合唱节还有几天,可是《all I ask of you》还从来没有在舞台上亮过相。于是帅斌和甄艺就商量着要带大家去外面露露脸,找找公开演唱这首曲子的感觉。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他们不仅在寻找合适的地点上颇费了一番工夫,连每个人的站位、从哪个角度进入这些细节,都精心策划过很多遍。

“平常在下面唱得滚瓜烂熟,可是上台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必须得表演一次,大家才能对这首歌的印象足够深刻,不管在哪唱、唱多少遍,都能把这首歌唱好”甄艺说,“从有快闪这个念头开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两年了,直到这一次才终于敢跨出门。”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几天之后的比赛中,“暨南和声”不负众望地拿到了金奖

 

(2017年 第八届中国魅力校园合唱节)

 

比完赛一下台,很多老师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人打电话,向那些不能亲自来到现场的后援们汇报战况。那天晚上,他们无所不谈,愣是把一顿晚饭吃到了凌晨四点。

 

(排练现场 每个人都很认真)

 

从杭州归来之后,他们的故事还没有完结。最近,他们又排练起一个新曲子,为了另一件大事做着准备,而这件大事的活动群聊名称叫作“老司机开车直通小蛮腰”

排练间隙,甄艺会跟团员开玩笑地说,只要我还在这儿,你们谁也不准走啊。

“从我一调到工会工作,就接手了这个合唱团。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工会,最舍不得的就是他们。”甄艺说。

 

采写 | 杨怡

照片&视频 | 杨怡 部分来自受访者

责编 | 杜明灿

网络编辑 | 黄昭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