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多彩暨南人 | 7天一条片!毕业半年入驻珠江新城,暨大这群年轻人不简单!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7-12-08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本文共有4052字,阅读全文约需10分钟

从团队成立之初,就不断地有人问陈嘉瑞,你们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为什么要选择你们?

窗外,黄埔大道的车流往来不息。

玻璃内侧,“薪传时光”接下来的工作日程被粗放地写在窗户上,列成三行。简单的日常会议从窗边转到走廊,起初只有三两个人,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凑了过来。热闹的讨论一结束,大家又回到各自的电脑屏幕前,继续着写到一半的脚本、剪辑制作中的视频和设计完善中的海报。

从位于跑马地大厦的广州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望出去,可以看见一条马路之隔的暨大,那是这些年轻人梦开始的地方。今年7月,他们刚从暨大毕业。

成长:从五个人到一个公司

两年前,刚刚从暨大珠海校区回迁到广州本部的他们,还是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级普普通通的大三学生。当时,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视频创作团队,竟会成为今天崭露头角的创业公司。

最初,5个人因为摄影这个共同的爱好聚在一起,用相机将天马行空的想法变成现实,乐在其中。渐渐地,他们发现身边还有许多像自己一样热爱影视创作的同学,每个人都渴望一个平台,去交流去实践,于是有人提出自己创建一个社团的念头。

到了大三下学期,随着团队日臻成熟,学院的老师也希望能帮助他们把队伍壮大起来,同时将经验和技巧分享给更多需要的同学。于是,冯子铭老师牵头,让他们在建阳篮球场完成了第一次公开的团队招新。大四那年,“时光机”影视协会正式成立,拥有25名成员。新一轮招新之后,成员人数达到了96人。

“电影的每一幕都是时光的定格,我们想把一切美好的时光都以影片的形式记录下来。这是‘时光机’ 名字的由来,也是它成立的初衷。”取名字的人叫陈颖,现在在公司担任编导,“我很早以前就想走传媒这条路,从初中,不对,从小学开始,不过起初没有很明确的方向。”

怀揣着对传媒业懵懂的兴趣,陈颖和符伟权从刚入大学开始就常聚在一起拍东西。“薪传时光”的现任总经理陈嘉瑞,和陈颖在华文学院读预科时就是好友,又和符伟权是大学室友,于是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回想起和陈嘉瑞相识的这5年,陈颖说自己见证了他一步步的成长:“从大学该选什么专业都不知道,到现在有了一份为之奋斗的事业,让大家都能够放心地跟着他打拼,真的是很大的改变。”

提到公司的创立,成员们不约而同地表示,如果没有陈嘉瑞,可能也不会有今天。“大学社团里会有很多玩得好的朋友,但毕业之后也就各自去工作,不会再有很多的交集。但是水哥(陈嘉瑞)觉得我们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团队,不应该让它只停留在大学,”龙嘉慧说,“起初大家还挺反对创业这个想法的,因为走上商业道路之后,拍的东西就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了,这样就失去了我们聚在一起的初心。”

不过,经过多次讨论,大家达成了共识:商业化并不是终点,最终的目标还是做出自己的内容,暂时的商业化是一个积攒的过程。2016年7月,广州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经过将近一年的试炼,临近毕业,这个团队又面临着成员们的去留问题。“本来我是想走的,去别的地方实习,学点东西再回来。但是七八月份的时候公司发展比较快,很需要人,我就觉得还是应该留下来,跟大家一起。” 毕业于广告学专业的陈铱文是团队的设计总监,每晚五点半就可以打卡下班的她,总还要多“赖”一会儿才离开。于她而言,在这里的时光不止是工作,更是出于真正的热爱和对梦想的追求。

常常不按时下班的,还有负责后期制作的陈虹。上周的一个片子,她一直剪到凌晨两点半才回家。 “我本科是在广州大学学的生物师范,但是很喜欢剪片子,一直都有自己学习各种操作技能。在网站上看到了‘薪传时光’的招聘信息,就应聘进来了。这里的气氛我特别喜欢,很轻松又活跃,大家志同道合,节奏也非常合拍,这样的工作环境是很难得的。”等待视频渲染期间,她就埋在整间办公室最大的电脑屏幕后面,戴着耳机安静地刷起喜欢的剧。

二十岁出头的陈嘉瑞,如今作为团队的leader,每月要给这些同龄人发工资,身上的压力也是不言而喻。“如果这个月有一两天没有和客户接触,就会吃不好睡不着。我从一个每天漫无目的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人,一步步到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有责任心了。”

“他是一个让我非常有安全感的人。一部分的原因就是他让我们对公司的未来很有信心,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也给予了很多支持。”陈嘉瑞的女朋友郑丽婷,毕业于暨大广告系,在担任公司行政主管的同时,还继续在暨大新传院读研。“她很全能的,会做策划还能做设计,毕业设计是第一名呢!”陈嘉瑞略带得意地说。

《天平》:高效率与高水准的印证

今年8月份,在由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委共同主办的“全国第二届平安中国微电影微视频比赛”中,薪传时光承制的天河公安局微电影宣传片《天平》,在全国1750部作品中脱颖而出,夺得了“十大微电影”奖。令人吃惊的是,这部片子从剧本创作到拍摄再到后期,只用了不到7天时间。

周五,收到这个时间紧任务重的活儿时,陈嘉瑞思考了半个小时,又和伙伴们开了个短会,咬咬牙决定把它接下来;周末,他们和公安局领导开了两天会,不断地写脚本,不断地修改;周一问世的第三版脚本,出于对警务工作的不了解,还是没达到理想的效果;周二,他们走访了片区的民警,挨个询问他们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任务,到了傍晚,终于把精彩的故事都串了起来,定下了最终稿。

紧接着,演员筛选、器材租赁、场地调度,都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在之后的两天里,20多个摄制组成员在7月的酷暑中连轴转,从清早一直拍到凌晨,一天要跑三四个场景。在现场,这边拍完一段素材马上就拿去剪辑,6个负责后期的成员轮番进行调色、特效和字幕的制作。

“晚上回到家,我根本睡不着,不知道接下这个任务是对还是错,压力很大。第一次帮政府拍片要提升到这个高度,还是抱着拿奖的目标去的,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陈嘉瑞回忆,“好在之后的进展都很顺利,公安方面帮我们把场地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只要专心把片子统筹好就行了。片中有一个画面需要去城中村取景,警察带着我们过去的时候,居民们都特别配合,因为平时这一片的民警都跟他们很相熟,很关心他们的生活。这种和谐的警民关系让我们非常感动,干起活儿来也更起劲了。”

从2017年年初,“薪传时光”就与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为他们制作了一系列形象宣传片、反恐防爆宣传片、微电影、节日视频等。起初得到机会是借助老师的介绍,而之后能够得到客户的认可与信任,则完全凭借他们自身过硬的能力。

从团队成立之初,就不断地有人问陈嘉瑞,你们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为什么要选择你们?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我们是很年轻,可是学校里有大把更年轻的人;我们会拍片子,但会拍片子的人也不少。”不过,慢慢地他们发现,产出高质量作品的同时还能保证高效率,正是“薪传时光”的优势所在。 “一条别人需要几天的片子,我们一天就可以拍出初稿给顾客看。现在很多顾客来找我们拍宣传片,还都希望能够不落俗套,所以我们会选择用故事化的方式去呈现,而不是让内容看起来很‘硬’,这也是我们的创新与特色之处。”陈嘉瑞说。

传承:当仁不让的责任

在许多人眼里,广州并不是一个适合影视行业发展的地方。可薪传时光还是毅然扎根在了这片他们所热爱的土地之上。“如果所有团队都去了别的地方,那广州就真的没希望了,我们很想为广州的影视做一点点贡献。”提起行业的现状,陈嘉瑞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决心。

说起对未来的期待,陈嘉瑞说,希望不仅能做出属于自己的有价值的内容,还可以将“薪传时光”打造成一个电影孵化平台。

四年磨一剑,从零开始走到今天的他们,最能够理解一个学生渴望拍一部属于自己的影片的迫切心情。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很好的资源。如果能有一个平台,为他们提供接触影视创作的机会,自己当导演、当演员,那么就会有更多年轻人的梦想可以实现,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影视行业的发展。

在不少师弟师妹的眼中,由前辈们一手创办的“时光机”影视协会,就是这样一个平台。“时光机”副会长,2016级新闻学专业的李皓说:“从我们刚进社团开始,师兄师姐就会给我们详细地说明各个职位的工作,手把手地教我们该怎么做。水哥当时尤其强调了制片人的重要性,他说制片人不是给剧组打杂的,而要承担起全部的统筹工作,让每个岗位上的人都能够专心地各司其职,达到最好的创作效果,让专业回归专业。”过去的一年里,他从灯光到收音再到制片都做过,收获了很多课堂之外的东西。

陈嘉瑞说:“学校好不容易才有一个专门做影视的社团,如果我们毕业离开就不办了,那么不知道再过多少年才能再有一支这样的队伍,所以很希望能将它延续下去。”

今年6月,在“时光机”联合其他高校共同举办的第一届爆米花微电影大赛上,诞生了不少优秀的作品。这个不含任何商业元素的比赛,被陈嘉瑞形容为一场纯粹的微电影盛宴。“我们也是一路参加比赛过来的,所以很清楚学生们期待参加的比赛是什么样子。以前我们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甚至也不知道暨大还有那么多人会演戏。‘时光机’的成立,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影视创作中来,感受它带来的乐趣。欣赏他们的作品,对我们而言是享受也是学习。”

为了鼓励师弟师妹们更多地参与影视创作实践,“薪传时光”还给社团捐赠了一套摄影器材。“这也算是回馈学校的一种方式了。”连统说。作为“时光机”创始人之一的连统,现在正在新传院攻读硕士学位,同时担任“时光机”的第二届会长。

从成立社团到进驻众创空间,从借用校园的场地到介绍合作伙伴,学校的老师们为社团提供了不少帮助和支持,让“薪传时光”初期的路平坦了不少。公司取名“薪传”,也暗含着不忘“新传”之意。最近,他们正在为新传院拍摄一部宣传片,希望凭借自己的实力再为学院做出一份贡献。

“只要公司还在,团队还在,不管前面的路多么困难,我们也会继续坚持下去,”一路走到现在,陈嘉瑞感慨万分,“当你想要专注地做好一件事情的时候,势必需要做出很多牺牲,不过当你知道自己要什么,总有人会理解你。不顾一切做出成绩之后,也更容易得到认可。”

文/杨怡

图/薪传时光

责编/杜明灿

网络编辑/黄昭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