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瑞:当创业梦想照进现实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6-12-27 00:00:00] 打印此信息

    一位长发飘飘,穿着白色裙子的姑娘缓缓走过万国墙,在墙的末端,一堵课室门突然出现。姑娘打开门把手,走进坐满学生的课室。这个梦幻的场景出现在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宣传片中,片子由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拍摄,而公司的所有成员正是我校学生。

    宣传片运用长镜头的拍摄手法,在镜头的起幅和落幅间实现万国墙、教学楼、演播室等场景的变换。“我们的想法比较新鲜,尝试用不同风格创造新的东西。”薪传公司总经理陈嘉瑞介绍片子的优势。陈嘉瑞来自13级外招广播电视系,面前的他一身平整的白衬衫,两只眼睛在半框镜片后显得炯炯有神。作为团队的主心骨,他几乎每天出外寻找项目,与客户协商。频繁与外界打交道的经历使他的谈吐透露出同龄人少有的成熟。

“没事找事做”的拍摄团队

    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原时光机影视团队)成立于2016年7月,现有20余人。公司的大部分成员早已在大一时便组成团队,而他们结识的原因竟是 “贪玩”。“我们喜欢拍搞笑的小短片,加上完成视频作业时的互相帮忙,便形成十多个人的团队。”陈嘉瑞介绍。

    因为作品受到认可,团队成员越来越有自信心,终于实现从“没事找事做”的团队到盈利的公司的跨越。团队处女作《七日》荣获第六届“泽山杯”My Show原创视频大赛最佳编辑奖等,这触发他们拍“更为正经、成熟片子”的希望,随后筹备多月的《病》斩获首届悟空微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等。接二连三的奖项自然吸引投资人的目光,也让陈嘉瑞觉察到其中的商机。此时,微电影在市场上是一个新鲜事物,它的潜力尚待人挖掘。当陈嘉瑞向朋友谈及创立影视公司的想法时,得到的回应无一例外是“你做梦吧”。在他人看来,这只不过是陈嘉瑞每天十几个幻想的其中一个罢了。但他把自己的“幻想”一步步付诸于实施,正如他所说:“万一成了呢?”

    在萌生创业想法之前,高中时期的他已有做小生意的历练——从广州批发手机零件,再到佛山校园售卖以赚取差价,得来的第一桶金成了他如今公司的部分启动资金。“我不是一个坐得住的人,我宁愿开士多店也不愿给别人打工。”陈嘉瑞笑着说:“而且我也更喜欢和别人交流,和人打交道是我的兴趣之一。”

    踌躇满志的他西装革履,敲开珠江新城高级写字楼里的一间间办公室,说:“您好!我们可以为您拍摄宣传片。”然而,对方以资金欠缺为由降低拍摄价格,这让陈嘉瑞怀疑当初的判断:影视制作行业真的赚钱吗?“其实一些公司利用学生寻找机会的心理压低价格,而我哪敢开价,几百块的活我也揽下干。”他弄清了缘由,安慰自己说:“现在不是赚钱的时候,而是赚口碑,赚人气。”

我们年轻,熬夜是应该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作品获得外界肯定,公司的议价能力逐渐提高,良好的口碑也让已有的客户向他们介绍更多的项目,其中一个项目是在七天之内制作东莞某小学的宣传片,包括写文案、看景、拍摄、剪辑等一系列过程。一个星期的时限无疑给薪传公司的成员不少压力。为了顺利完成,片子的导演、编剧连续熬三个通宵。第四天,在赶玩东莞的路上,车子里的工作人员仍不停地修改稿子,直至于凌晨三点确定文案终稿。一天拍摄,两天剪片,整个团队以高速度的运转与时间赛跑,最终片子受到客户赏识。

    陈嘉瑞说起以往的经历仿如昨日,在他看来,年轻人多熬几次夜是应该的。作为制片人,他在片场上从早上八点一直站到晚上剧组收工,中间从不休息。每到饭点,他总是等所有人开始吃饭才拿起自己的饭盒。拼搏不仅注入他的血液,也成为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基因。

    尽管在外人看来,陈嘉瑞的创业之路似乎畅通无阻,然而他在拍摄微电影《病》的过程中,几乎放弃心中的梦想。从广州前往珠海的路上,陈嘉瑞的车子满载价值不菲的摄影器材,当他停车到加油站一旁的超市买东西后,发现车中的所有财产被洗劫一空,而他的口袋里只剩两毛钱。“那时下着倾盆大雨,我真的如电视剧的主人公一样想要放弃。”他向警察借了一百元,打电话告诉母亲自己的情况。意外的是,当他进了家门,他没有听到母亲的责备,而是一声:儿子,吃饭吧。“父母给予我很大的动力坚持下去,可以说,这件事决定了我未来道路的选择。”事实上,陈嘉瑞的父母一直希望儿子专注学业,然而儿子的执着使他们一步步认可儿子的创业之路。

    不仅父母的支持,学校的扶持也成了他创业路上的助推器。位于教学楼顶层的we创空间中,一张张象白色的桌子,橙色的椅子,一格格放满奖杯的柜子无不昭显这里的青春气息,而薪传公司成员便在空间中的1504号办公。“学校为我们解决了场地问题。且院内的领导常常给予我们项目。”

    为了感恩学校给予他们的学习机会,薪传公司向时光机影视协会捐赠一批摄影器材,以鼓励师弟师妹创造更多的优秀作品。

 

(陈嘉瑞鼓励师弟师妹创造更多影视作品)

我要成为新一代向华强

    如今,这个从器材被盗事件爬起来的小伙子带领公司挺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我向成员承诺,最危险的路由我来闯”。他希望公司在明年实现质的飞跃,“起码养活团队的每一个员工,让他们有底气跟父母说‘我要留在薪传公司’。”

    未来,除了影视制作,薪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将目光瞄准了影视投资。他分析,只要有足够资金便能找到好的制作团队,但好的剧本是最缺乏的。相比制作,影视投资更能把公司做强。“投资人不仅要有一颗耐操劳的心,还得拥有独特的眼光。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考验。”现在陈嘉瑞最大的“幻想”是成为新一代向华强,对他来说,周围的回应早已耳熟:你做梦吧。那么,他这个梦能圆吗?

(文/徐心怡 卢洁萍   图/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徐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