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爱好者刘健:我的后半生都离不开植物了

发布单位:新闻中心 [2017-12-20 15:47:13] 打印此信息

“我现在越是了解植物,就越对它们着迷。”植物爱好者刘健坦言自己大部分的闲暇时间——每天的早晚,每周的周末,每月的节假日,都花在了植物身上。他辨识和记录珠海本地植物已有五年时间,今年3月开始在珠海本地网香山网上编写《香山植物苑》,现已录入了1040种植物。如今,他来到暨南大学珠海校区辨识和记录植物,还为此编写了《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网络植物苑》,希望在做好科普的同时,激发更多人对植物的兴趣。

(刘健)

“不想再打麻将了”

从仅仅是对新奇植物感到兴奋,到能够辨识珠海本地大部分的植物,刘健花了5年的时间。

“对植物感兴趣,也许是在2013年的某一天,突然不想把闲暇时间花在打麻将的时候开始的吧,”刘健幽默地诉说着自己结缘植物的经历,“不想再闷在家里了,就出去爬爬山。爬山的时候看到很多新奇的植物,刚开始只是好奇,后来就变得十分想要去了解这些植物。”

刘健的大学专业是园艺,虽然后来从事的工作跟植物关系不大,但专业敏感度还在,碰到植物,就想知道它叫什么。以至于后来走在路上,刘健基本不会注意来往路人的长相,他的目光都聚集在路边的花花草草,要是都能叫出它们的名字他就很高兴,但凡有叫不出来名字的,非要停下来细细把那个植物拍下来不可,然后再回去比对《深圳植物志》。

对植物做到心里有数,这就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当然,刚开始比对植物志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一些植物的图片拍回来,反复对照很多次才能成功对上号。”

一个人前行,未免太过孤独,于是他自觉向同类人靠近,“整个中国的植物爱好者的线上交流群我都有加入”,他结识的爱好植物的网友中还不乏一些专门研究植物的博士、专家。平时遇到的难以辨识的植物,他便发在群里跟大家探讨。“他们还时常召集大家一起出去研究植物,我喜欢跟他们出去,一方面他们年轻,眼力好,一方面,他们有知识,就算在外地都能随口说出所见植物的属和种。”

接触的专家多了,加上自己慢慢对植物了解的增多,刘健开始系统地辨识和记录植物。“我觉得做一件事还是要踏实一点”,所以他从自己最熟悉的、最热爱的家乡——珠海的植物入手,如此便有了后来的《香山植物苑》。“都说要爱家乡山水,山水有什么东西?就是这些植物了,所以要弄清家乡的一草一木。”在《香山植物苑》里,他辨识和记录了自己在珠海本地观察到的所有维管植物(包括蕨类和种子植物,是最繁茂的陆生植物),这让他在记录自己研究之路的同时,也能与大家分享自己所得、帮大家科普。

“想对家乡的植物做到心里有数”

《香山植物苑》在香山网上连载至今已有9个月,点击量近15万次,甚至还收获了不少铁杆粉丝,他们会定期查看香山网上帖子的更新、与刘健互动。对此,他表现得轻描淡写:“编书不是我的目的,我做这个事情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的爱好,让自己对家乡的植物做到心里有数,其他都是次要的。”

在采访过程中,刘健一再强调,他是个植物爱好者,他希望以平等的身份与大家交流:“我编的《香山植物苑》中不免会有些差错,希望能跟大家一起探讨、指正当中的错处。”他也没有计划每个月要去些什么地方、要整理出多少植物的资料,只是随心所欲地出游,不自觉地想要辨识植物,享受不期而遇的惊喜过程:“我做这些事情都没有预期,不着急的。”但是,实际上,每逢节假日,他都耐不住要出去见见植物,“我在家里闲不住”。

这五年以来,刘健走遍了珠海大部分非岛类的地方,坦言很多植物可遇不可求,“故地重游”后发现新的植物会不断更新到《香山植物苑》中。《香山植物苑》中录入的一千多种植物的照片,都是刘健自己亲手拍摄所得,他常常为拍摄一些珍贵的植物绽放花朵的样子而跋山涉水。

他曾花两年的时间追踪“紫纹兜兰”。据了解,紫纹兜兰是一种极具观赏价值的植物,被誉为兰花中的“香港小姐”,目前在中国的状况极为濒危,已列入中国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名录,属于十分珍贵的物种。他偶然在高栏港飞沙滩附近看到过紫纹兜兰的植株,但是没有开花,因此一直对它念念不忘,想要一睹它的风采。“为了看它开花的样子,我每隔一段时间都去那里看看,每一次都像是在跟自己打赌,因为它的花太容易被破坏了,常常被小动物啃食。能拍到它开花的样子真的很不容易。”说起这件事,他笑容满面,觉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刘健追踪了两年拍摄到的“紫纹兜兰”)

甚至对他而言,去外面旅游,也是换个地方观察植物,除了陪家人去一些必要的景点,他基本都钻到景区的植物丛中去:“家人在旁边玩他们的,我就在路边拍植物。”在旅游的时候他还经常买当地的植物志,回来继续做辨识和记录,“旅游一次回来,也就能知道旅游地植物的一些皮毛了。”

“愿为珠海的植物科普出一份力”

除了编写《香山植物苑》,刘健还编写了许多小区域的“小植物苑”,比如最近一个月以来,他都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到暨南大学珠海校区校园里拍摄植物,再回去比对植物志辨识,如今一共整理出255种植物,还编写了《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网络植物苑》。

暨南大学珠海校区占地原是板障山西麓三台石山西坡,环境优良,有很多本地野生植物在校内扎根生长,刘健在校园里发现了十几种之前在珠海其它地方没有见过的植物,并把这些补充到了《香山植物苑》中。其实,暨珠大部分的植物在《香山植物苑》中已经有过记录了,为何还要以特定地区重新整理呢?他说:“我主要就是希望特定区域的人能够对自己身边的植物有所了解,在发现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的时候,能够随时拿出手机查看,给予大家方便的同时增加趣味性。”此举可谓用心良苦。

(刘健在板障山上)

除了暨南大学,刘健还做过很多其它学校的“植物苑”,把学校作为“植物苑”的背景,他有着自己的目的:“学生是人群中具有发展潜力的,他们更愿意去学习新的知识。而且,博物学是科普的基础,如果我上学的时候也有人给我科普,我觉得我会比现在的我有更大的上升空间,至少不会被别人打着‘珍奇药材’的幌子蒙骗。”当然,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兴趣,他表示会尊重每一个人的兴趣和选择,不强求人人都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

自发做植物辨识与记录的五年以来,刘健始终没有找到一本属于珠海自己的植物志,珠海植物爱好者这一群体也比较微小,这令刘健为珠海惋惜。他直言十分羡慕深圳:“有专门的植物爱好者的圈子,不久前还召开了世界植物大会,出版了《深圳植物志》。”为此,他希望自己能为珠海的植物科普出一份力,发掘更多的植物爱好者,同时期盼珠海早日拥有自己的植物志。

家庭、工作、兴趣是刘健生活的三个重要部分,他能够兼顾好家庭、处理好工作的同时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看似平淡却又不失生活的情趣,这或多或少是植物对他的馈赠。他说:“植物总是能深深地撼动我,它们就算遭受很大的创伤,第二天依然面向阳光。与它们接触得越多,我对生活越发热爱,对生活的波折也越发淡然。”辨识与记录植物已经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也越发喜欢这一种对植物难以割舍的情感。

(新闻社 文/王思瑶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