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大杭州校友汪用时:从艰苦走来,向热爱走去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07-29 00:00:00] 打印此信息

年至八九十岁,能做什么?暨大老校友汪用时给出了他的答案:无畏年龄,向着热爱而生!经历了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动荡岁月,体验过“8人住草房”的艰辛学习环境,汪用时依然保留着对生活、对未来的热情。80多岁时,组织教师家访,90岁时,外出拍照就是一整天,93岁时,从杭州奔赴广州,特地参加暨大校庆……他,一直在“做我所爱,爱我所做”的路上。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杭州校友会的见面会上,虽已满头白发,但仍能感受到他有着一颗少年般火热的心。却不曾想到,这位名叫汪用时的老校友,已入耄耋之年,今年已经96岁。

(采访团与杭州校友会见面会合影)

1944年,建阳时期的暨南大学,条件异常艰苦,汪用时回忆道:“当时办公上课都在文庙之处,8人一起住在草房里,吃得最好的就是黄豆。”

那时正处在抗战时期,社会动荡不安,汪用时说:“即使环境不好,但大家学习相当认真,年轻的一代热爱祖国,希望报效国家,为国家、为人民出一份力。”他坦言,当时身边有很多地下党,他深受民主思想的启发,为他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埋下了种子。

1948年,汪用时本该毕业,但他不幸生病住院,延迟到1949年才毕业,毕业后便回到了浙江老家。

热爱教育事业,扎根杭州,传递“暨南精神”

待身体恢复后,汪用时毅然到达杭州,在杭六中做一名化学老师,从1950年到1996年,36年的时光,他一直坚定从教的职业理想,如今早已“桃李满天下”。1982年他被评为优秀教师,198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汪用时退休后,总是一个人从城西文三西路乘坐一小时一刻钟公交车回学校,一月一次,风雨无阻。他说,尽管自己退休了,但“我还是党员,我还在退休党支部工作。” 这份耄耋之年的执着,源于他对党支部、对学校、对教育的热爱。据悉,80多岁时,他还组织退休教师一起帮助班主任家访。

离校30余年,他也没断了和学生们的联系。他会使用微信,和学生们在微信群里沟通。在一次采访中,汪用时的学生,杭州市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许培源表示,如果没有汪老师做他的班主任,后来自己可能考不上大学。

此外,汪用时年轻的心态,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学生,甚至是学校的同事。杭六中校长陈立英曾说,汪老师就是一个“越活越年轻”的典范。不仅会玩微信,还会玩电脑,退休后系统学习摄影课程,90岁还经常去西溪湿地,拿着相机摄影,一待就是半天或一天。用他自己的话说:“在户外走,可以结交朋友、丰富生活,开阔心境,何乐而不为呢?”

(汪用时接受采访)

热爱母校,出走半生,归来仍含“暨南情”

2016年,暨大110周年校庆之际,93岁的汪用时作为校友代表,见证了这属于暨南人的荣耀时刻。当他走进位于南粤大地的暨南园时,他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暨南大学的“变化可大了!”从建阳时期到广州重建,再到如今的暨南风貌,他就是暨大风雨历程的见证者之一。

汪用时坦言,他不止一次回到广州看母校,“第一次回母校,图书馆刚刚建造;后来又到了番禺校区,发现暨大越来越好了。” 在上海校友会30周年时,作为浙江校友会会长的他还带领校友到现场,参与属于暨南人的活动。

一百年风云变幻,七十载暨南情深。暨大在中国历史上三起三落、五次播迁,已经走过了112年,这一路中,有的“斯人已去”,然“风范长存”,有的年过半百,然“苍老的容颜下,仍饱含一份不变的赤子情,一颗不变的暨南心。”

后记:采访汪用时老校友时,正值午后,他原本不太好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症状,然而他还是坚持,耐心地和我们交流。当我们察觉出他的异样后,扶他到房间里休息,看得出来他很难受,然而他还安慰我们说没事。后面他还反复问我们还有没有需要采访的问题。他的女儿说:“他心里有事,还想着没有完成采访任务。”我们告诉他,已经很好了,让他好好休息,他才安心躺下。时过数月,愿他依旧如少年般硬朗。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文/蒋琴 图/陈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