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暨南精神传承人】王维德:暨大进步合唱团里走出的音乐教育家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11-14 00:00:00] 打印此信息

7月15日,寻访“暨南精神传承人”社会实践服务团走进了上海市徐汇区的一间老房子。暨大46级老校友王维德特意出门迎接了服务团。

走进王维德的房间引入眼帘的是大部头的老式收音机、国产老音响、木质光滑的立式钢琴、一柜子的音乐书籍……这是一个典型的音乐家的房间。王维德是一个音乐家——这么说不够全面:王维德是一名音乐家,更是一名音乐教育家。

梦启暨南:打下专业基础

王维德一开始选择暨南大学教育系,只是为了“铁饭碗”——1946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内战又已在酝酿之中,局势动荡,就业不兴。“当时国民党有一句话,毕业就是失业。现在毕业之后也可能找不到工作,但是看你是不是愿意干。解放以前就是愿意干,也没有工作。”王维德介绍,“而教育系那时是公费,不仅不收学费,国家还会给每个月三块的零用钱,吃饭也是免费的。另外,教育系毕业出来分配工作。所以我才选择考教育系。”

但王维德来到暨大之后,倒是去听其他专业的课更多——这与当时暨大自由的学风密不可分。王维德德说,当时暨大的同学们都是“择优听讲”:“我们是感觉哪个老师教得好就去听课,不受限制。所以好的老师课满,上课旁听的同学很多;而有的老师课讲得不好,听课的人就比较少。”

王维德印象最深的老师之一,是教哲学的刘佛年教授。刘佛年曾在英国伦敦大学留学,见识广泛,常常给学生讲马克思主义,听得一群少年学生热血激昂。

“我非常感谢在暨大几年学到的东西,后来到大学里(教书时)都用上去了。我们当时上教育心理课、教育方法课、教学管理……”王维德回忆大学时学的课程,感慨道,“暨大教育系怎么培养学生?是用启发式的,而不是填鸭式。”

学习归学习,但王维德心中真正所爱的,还是音乐。他喜欢唱歌,进校之后几经打听,加入了暨大当时的一个进步合唱团——垦春泥合唱团。王维德回忆:“我们在合唱团里时,常常聚在一起唱进步歌曲,还会参加一些校内的舞台表演。《抗争》《嘉陵江上》《松花江上》《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这些都是那时候的进步歌曲,大家都唱。”

王维德还参加了一个校外的音乐学校,并在那里接触到了地下党。“当时上海的地下党,由李凌和赵沨两位巨擘牵头,在四川北路横浜桥办了一个中华音乐学校。这两个人是我们地下党的入口。当时我一边在暨大上课,一边到中华音乐学校去学音乐。那个时候暨大的文化学院在宝山路,走到中华音乐学校一刻钟就到了,没多久。” 王维德说道。他的记忆力很好,许多细节都能讲得栩栩如生。

峥嵘岁月:音乐家也有铁血

说到地下党,王维德有些兴奋起来,向记者分享了一段他的“英雄事迹”:

“解放以前,地下党的外围找到我们暨大的学生,拉了一支‘人民保安队’。当时有情报说国民党临走的时候要把工厂炸掉,所以党将我们派出调查——我们分散到上海虹口区各个国民党的驻军地和仓库工厂去查探什么地方有驻军、什么地方有仓库……然后画好记号汇报上去。”王维德回忆。

因为参加了人民保安队,不少大学生陷入了被捕的危险。王维德清楚地记得,解放前夕,整个上海抓了两百多个进步的学生。这些学生本来要处以枪毙,后来执行的人逃走了,才死里逃生。

王维德的一个同窗也被抓进去了。他回忆道:“我们的一个同学,张德庸,本来被抓进去了,没有被枪毙,后来被关在了提篮桥监狱,解放之后才出来工作。”

而随着上海解放,暨南大学由上海军委会接管,暨大学子纷纷被转移到其他高校或单位。1949年6月,王维德从暨大毕业,和上海2400多名学生一起,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

1949年7月,西南服务团从上海启程,徒步数月,到达福建。在福建,王维德凭借他的音乐才能进入了福建文工团,并在工作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什么我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南下服务团文工团的几年我确实感到共产党好。那时候,我们一路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当时我和一个老同志到厦门接管一个军乐团,两天走路走了一百多里路。后来累得不得了,到老百姓家里就躺在厨房里头,躺在草窝里就睡觉了。累到这种程度,但是也不愿意占老百姓便宜。所以共产党确实是好。”王维德回忆道。

王维德笑道,“我加入共产党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他立功在前: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在国内搞细菌战,福建省上级政府安排王维德带一个小组到闽北去检查细菌战的情况。王维德带组到了闽北,在山里头待了一个月才出来。1954年,他当选省里的三等工作模范。

桃李天下:为音乐教育奉献一生

1954年对王维德来说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他被选派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而这一到上海,他就再也没离开过——1954年考上上海音乐学院,1959年毕业留校,此后,王维德一直在上海音乐学院工作。

王维德曾任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副主任,主管教学事务。王维德在行政管理上也很有一手——他向记者分享他的管理经验:“本来,声乐系的老师各管各的,我把大家组织起来,成立教育组。历来都是领导说了算,从我们开始,都是开会讨论集体决定。这样决定的时候,大家都服从。”

在王维德之后,声乐系的教学有了进步。王维德骄傲地介绍:“七八十年代意大利专家来参访的时候,一开始对我们学校不满意,因为招生的质量不够北京好。但是看到上课之后他们非常欣赏,觉得我们上海的学生基础好。所以后来出了一批一批人才。”

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魏松就曾是王维德的得意门生。王维德告诉记者,“魏松是我们74年的学生,我教了他一段时间,帮助他度过了技术上的困难。”

如今王维德虽已退休,但仍然在家里开班教学。弃商从乐的歌剧演员、原来是中学老师后来拿了龙马音乐节比赛第一名的男高音家……王维德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又散到世界各地,发出熠熠光辉。

 (暨南大学新闻社 杨锦英)

责编:李伟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