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名高:澳洲校友反哺母校 远播暨南美誉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11-14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每年11月,生活在澳洲的吴名高都会特意飞回广州为母校庆生。这位老校友年愈古稀,精神矍铄,谈起暨南往事滔滔不绝。那个陪他走南闯北的背包上,清晰地印着“暨南大学”字样。参加悉尼慈善马拉松时他也穿上“暨南大学”字样的衣服。母校于他不仅是一个轻飘飘的名词,更是要用实际行动来回报的对象。

(吴名高)

“浓墨重彩”的暨南求学之路

2018年,吴名高特意将回粤时间提前到了10月份。他要参加暨大1984届企管系轻工班的班级聚会。

这个班级是吴名高在暨大的起点。他语气中满是自豪:“我们这个班,光是当上正厂长的就有20多个。可以说,我们这个人称‘黄埔军校’的班改变了整个广州轻工行业的面貌”。

1981年,为帮助广州市轻工局培养一批厂长、经理岗位的青年骨干,经济学院从1300名考生中招考选拔出了100名人才组成企管系轻工班,吴名高也在其中。

当时他33岁,已是手表厂车间副主任,本可以安稳度日。但面对难得的学习机会,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看上去更为艰难的那条道路。

轻工班上60%的同学都是1966、1967、1968老三届的初高中生,有着扎实的知识基础与十多年的实践经验。虽是三年大专学制,但大家学习劲头高昂,成绩漂亮。

1987年的一天,经济学院的何振翔教授忽然找到他说:“吴名高,我们始终是要办MBA的”。当时MBA还是个时髦词,国内相关经验寥寥无几。在饶芃子副校长、黄德鸿博导和何振翔教授的引导下,暨大于1989年开设了第一个MBA试点班,招收了13名学生。吴名高担任班长,成为了敢于吃螃蟹的人之一。

“我们用的教材,都是何教授从哈佛拿来的”。试点班对外称作“研究班”,但无论是培养理念、教程安排还是师资配备,学校都予以MBA的顶级配置。黄德鸿、柯木火、何振翔、丘进、黄德贵、何问陶等一批大家前来授课。

(吴名高获暨大经济学硕士学位证书)

这个班级为暨大后来正式开设MBA课程教育带来了宝贵经验。暨大成为了全国首批开办MBA教育的26所院校之一,也是当时广东省唯一一个MBA院校。

吴名高与暨大的渊源不止于此。他父亲曾在建阳办学时期求学暨大;女儿在他的影响下选择了暨大管理系;曾在澳洲读书的儿子吴翰也在暨大管理系取得了博士学位。吴名高笑着说:“我们一家三代都在暨南上过学,都受过暨大的荫蔽和培养。”

(吴名高与儿子吴翰)

事业成功离不开母校教育

1993年,拿到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的吴名高开始着手创业,内容是与他专业相关的自动车精密零件加工。

起步不久,他便凭借着先进的创业理念、精准的自我定位、严格的质量管理体系接到了摩托罗拉的大订单。竞争对手是拥有400台自动车床的大型军工厂,而他的工厂里仅有几十台机器。

如今吴名高的工厂规模已连续翻番,业务范围也更加广阔。面对事业上取得的成功,他坦言离不开母校的教育。

除了知识以外,母校还教会了他成功的三要素:一是国际视野与前瞻性的理念;二是清晰的逻辑思维方式;三是寻找到问题答案的方法与途径。

多年来,吴名高一直身体力行地回报着母校的恩情。

他从1998年开始担任暨大MBA中心的考官以及答辩委员,校友导师。事业再忙也会挪出三分之一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到学校MBA教育的建设中。

每年的导师聘书都被他悉心珍藏,甚至看不到一个折角与压痕;每届学生的答辩论文,他全部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家中,已是厚厚一摞。

(吴名高与我校优秀港澳学生领袖座谈并分享经验)

曾在建阳暨南大学任教的著名经济学家卓如教授,生平数据匮乏。吴名高将卓如报道给舅舅看时,却意外发现卓如是舅舅的亲家,请示学校后他花了三年多《寻找卓如》。他走访多处地点,详细调查了卓如的生平,翻阅了卓如的战友所写的关于卓如的文章,找到了卓如教授去世时组织所写的悼词,最后学校举办了一次邀请卓如亲朋参加的隆重的材料交接的会议,为母校校史填补了这一块的空白。

胡军教授对他夸赞有加:“热爱母校不一定是看捐助金钱,像吴名高这样付出实际行动,做别人难以做到的,也是对母校的爱。”

要让澳洲认识暨南大学

吴名高是校友总会的名誉会长、校友会的重要成员。2014年定居澳洲之后,他还担任了澳洲(悉尼)校友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在任期间,澳洲(悉尼)校友会完善了组织架构,在春节、中秋、端午等传统节日还会举办相关活动吸引校友参加。目前,经常参加活动的校友超过100人,校友微信群近两年从原来120人增至198人。

吴名高坚信:“团结才是最重要的”。澳洲(悉尼)校友会的一切活动,都建立在爱国、爱校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团结在澳洲的校友,维系在澳校友间的关系。

澳洲(悉尼)校友会聚会活动

澳洲(悉尼)校友会一直密切关注着国家以及母校动态。2017年8月,珠海校区因台风“天鸽”而遭受损害,澳洲(悉尼)校友会第一时间带头捐款;有位管理学院的女孩家中失火,损失惨重,澳洲(悉尼)校友会立即伸出了援手;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学校,澳洲校友纷纷转发,为母校点赞。

澳洲(悉尼)校友会也不遗余力地提升暨南大学的海外声誉。2015年,澳洲(悉尼)校友会提出:“三年内,要让澳洲认识暨南大学,让暨南大学知道澳洲校友。”为此,理事会不遗余力地在当地报纸、电台,宣传暨南大学。

近四年,澳洲当地华人阅读量最大的华文报纸《星岛日报》、《澳洲新报》等报纸上发表了超过40篇关于暨大的文章,澳洲的华人电台采访报道暨南大学有关的专题超过12次。“现在在澳洲,暨南大学的名声与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并驾齐驱、三足鼎立。”吴名高欣慰道。

2016年,2018年的母校校庆110周年、112周年,澳洲(悉尼)校友会都组织了20多人的代表团回母校参加庆典,祝贺母校诞辰。2018年,吴名高所在的轻工班,则为母校送上了一幅精致的广绣,寓意是桃李满天下。

今年我校迎来113周年校庆,他说:“会在爱国、爱校的基础上,竭尽所能地为母校做贡献,衷心希望暨大能够兴旺发达。”

(文/新闻中心李伟苗 学生记者吴悦波 图/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