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Plus】广州医生高空救人!危急时刻,他为患者“吸尿”半小时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11-21 00:00:00] 打印此信息

11月19日凌晨1:55,南航CZ399航班从广州出发,飞往大洋彼岸的纽约。

当航班离目的地还有6个小时的时候,飞机上突然响起了客舱广播。乘务员在寻找医生,有一名乘客急需医疗救助。

听到求助,我校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医生张红立即站了起来。一同赶往救治的,还有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

“当时这位老人肚子已经有些鼓胀,坐卧不安,浑身大汗。家属说,老人有前列腺肥大的病史。”张红告诉南方+记者,当时该旅客已有休克的征兆,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张红与肖占祥快速作出了判断,这是前列腺肥大引发的尿储留。此时老人膀胱大致存有1000毫升尿液,如不尽快排出,则会面临膀胱破裂的危险。但是,飞机上没有可以进行尿液引流的专业设备,怎么办?

肖占祥急中生智,利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临时组装了穿刺吸尿装置。在征得老人的家属同意后,他为该旅客进行穿刺引流。

但是,飞机上条件有限,引流针头也过于尖细、长度不够,临时装置无法通过压力差自动引流出老人膀胱内的尿液。老人的膀胱过度胀大,自主收缩功能减弱,也无法排出尿液。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张红对乘务员说完,转头就对着导管,用嘴为老人吸出了尿液。而这,也是当时能够控制尿液排出速度与力度的最佳方法。

在约半小时的时间里,张红不间断为旅客吸出尿液,吐到乘务员准备的杯中。肖占祥也不停根据膀胱积尿情况调整穿刺位置和角度,确保最大限度排出积存尿液。

渐渐地,老人不再因为膀胱不适而挣扎,情绪也逐渐平稳。此时,张红已帮这位老人吸出大概700-800毫升尿液了。

随后,两位医生再次为老人进行检查,老人已经转危为安。此时,距航班落地还有5个多小时,乘务组清出客舱最后两排机组休息位,搀扶老人躺下休息,并在后续航程中持续照顾着老人,观察他的状态直至落地。

谈起航班上的这一幕,张红说,这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用嘴对着导管吸尿,让他也有感染的风险,但那一刻,张红脑中只有救人。“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想尽快帮他引出膀胱内积存的尿液。救人是医生的本能。”(2019年11月20日)

原文链接:https://static.nfapp.southcn.com/content/201911/20/c2824087.html?colID=2147483647&firstColID=1374&appversion=5510&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layer=7&share_token=NmUzNDc2MWItNjFhYy00N2VjLTk1ZjUtMzk3MjkyMjE0NmVi&date=NmUzNDc2MWItNjFhYy00N2VjLTk1ZjUtMzk3MjkyMjE0NmVi

【记者】朱晓枫

【通讯员】张灿城

编辑 陈茜

校对 李冠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