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礼兵:立身讲台的戏剧手艺人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8-06-26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提起唐礼兵,很多暨大人都不会感到陌生。这位在校园里扎马尾辫的长发老师,是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教研室主任,也是自带不少“粉丝”的话剧明星导演。

(唐礼兵)

唐礼兵长期致力于青年戏剧创作。电影编剧作品有《再见,马戏团》,电视连续剧编剧作品有《24小时警事》《伏羲伏羲》等,戏剧研究代表成果为专著《文学语境下的戏剧剖析》。2013年起,由他导演的话剧作品《眉间尺》《四川好人》《无常女吊》(青春版)相继问世,第一批观众几乎都是暨大学子。

2018年6月18日,唐礼兵带领暨大文学院创作的新话剧《鬼话人间》在广州大剧院成功演出,广州新快报、信息报等媒体纷纷予以好评,6月20日,人民网以:鲁迅小说人物时空串联 暨大校园原创剧重组“涓生与子君”予以报道更是引起广泛关注。

(《鬼话人间》剧照)

(唐礼兵导演和演员们谢幕)

戏剧教育的引路者

2008年,唐礼兵结束了在中央戏剧学院的十年求学生涯。历经编剧、剧本编审多种职业后,他走上了暨南园的讲坛,将戏剧艺术教育作为自己孜孜以求的事业。

“一颗童心,满腔热血,为戏剧而生,却献身于教育,我们戏剧教育的启蒙者和实践者。”被他教导过的学生,不约而同给出了极高的评价。戏剧文学专业的瞿菡回忆起唐老师授课的情景,依然印象深刻:“唐老师永远是那个唐老师,会眉飞色舞地给我们讲戏,意气风发如同少年。”课堂上的谆谆教导,舞台幕后排练的尽心尽力,唐礼兵以满腔热情感染着初接触戏剧的学生们,在言传身教中灌输着自己对于戏剧的思考、原则和坚持。

“没有高端的头衔,没有响亮的名号,更不是获奖无数的‘明星’教师。”扎着马尾辫的唐礼兵如是说,“我只专心致志教学,为学生倾尽所有。”他用心开发学生的专业潜能,释放他们的艺术天性,成为学生在戏剧道路上的引路人。

心怀敬畏的专业人

“我是一个做戏剧的手艺人。”唐礼兵这样评价自己。岁月流转,他始终保持着对戏剧的赤忱和敬畏,全身心投入在热爱的戏剧执导上。

“我每天的绝大部分时间不是在课堂上,就是在写剧本、改剧本或排练场。”

唐礼兵为戏文专业的学生开设了导表演艺术课程,带领他们进行话剧演出实践,创作了大量戏剧作品。今年,他带领创作团队对2017年创作的话剧《无常女吊》进行改版重排,以《鬼话人间》之名重装出发。

《鬼话人间》脱胎自2017年话剧《无常女吊》。唐礼兵在原剧的基础上做了大幅改动,使之更加合理和完整。他向记者介绍了话剧的创作故事,“剧本取材于《伤逝》《无常》《女吊》等多部鲁迅小说,在化用人物经历的基础上进行了全新的创作,以荒诞喜剧的形式将人物放置于难辨虚实的种种抉择之中,探讨身处伦理困境之人的生命意义。”

从4月中旬起到6月,唐礼兵带领包括学生在内的剧组成员,没日没夜地进行一次次排练。“平时排一部戏大约40来天。但是《鬼话人间》剧组的所有成员,都是利用课余或者工作之余的时间排练,陆陆续续用了两三个月。”经过数月打磨,凝结着唐礼兵以及整个剧组的心血《鬼话人间》,以全新的模样在舞台上绽放。

(唐礼兵指导排戏)

一个大环境、一群心怀热爱的戏剧人

唐礼兵坦言,团队的话剧演出实践取得很大的成功,离不开一个大环境,一个好的学科平台,一群心怀热爱、共同前行的戏剧人。

近年来,广州大力推进“国际戏剧之都”建设,为我校师生的戏剧实践带来了丰富机遇。2017年11月,广州大剧院与暨大共建“双创实践基地”,培养演艺人才,共创舞台精品。“这个实践基地成为戏文学生创作与展示的重要舞台,我们的优秀学子从这里走出学校,走向全国。”

(赵静蓉主任与广州大剧院何鹰副总经理举行授牌仪式)

在全国名列前茅的暨大戏剧影视文学专业,为戏文师生的实践与成长提供了优秀的学科平台。我校戏文专业自2005年成立以来,依托暨南大学文学院和中文系的优秀传统与雄厚实力,致力于培养有人文情怀、理论与技能兼备的戏剧人才,在华南地区最早开设了“戏剧导表演艺术”课程,进行戏剧演出实践。2013年,戏文专业进入“创作带动教学”的快速发展期。强大的师资力量、充足的硬件投入、浓郁的学术氛围,为戏文师生出产佳作奠定了基础。

一部好的戏剧作品的诞生,还离不开一群戏剧人的共同追求。“岁月匆匆,我依然保持对世间的赤忱,对戏剧的敬畏;还有和我有着同样追求的我的同事——戏文专业的老师们,年轻有活力、敬业、优秀;在我们的身边围绕着一群心怀同样理想、热爱戏剧的优秀的学生。”唐礼兵如是说。数年来,他与其他教师们一道,用心经营着戏文专业这“小而丰茂的绿洲”,带领一批又一批学生从校园走向戏剧舞台,出产了一部又一部戏剧佳作。

“哈姆雷特为了他所梦见的死人的鬼魂而奔忙、痛苦、狼狈地送了性命……为着一个梦,付出一切,这是多大的幸福。”回望剧组在台前幕后付出的种种努力,唐礼兵感慨道,“这些演出实践活动陪伴年轻人成长,昏天黑地的六月实现一个光芒万丈的梦想,值了。”

(文学院王伏玲、新闻社池卓纯)

责编:李伟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