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从大刀阔斧做骨科手术 到厘米空间做微创治疗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8-09-28 00:00:00] 打印此信息

编者按

  四十年前,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在中国开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如春风化雨,滋长出无限可能。四十年来,国家变得富强,人心变得充盈,价值变得多元。风云激荡,大浪淘沙。生于1978年的一代,与改革开放同生共长。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南方都市报联合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隆重推出“生于1978———寻找改革开放同龄人”大型报道。我们将寻访重大历史节点的见证人、与时代共同成长的追梦者;以人的尺度,丈量历史,总结得失。图片

图片

三轮童车,曾经是孩子的标配。

图片

工厂大院里的孩子总是很快乐。

图片

罗斯敏(右三)跟同学的留影。

图片

上小学时跟父母的合影。

 

 

 

寻找改革开放同龄人  第13期  改革同龄人

罗斯敏

出生于广东省韶关市北江区十里亭镇,本科毕业于广东医科大学麻醉专业,继而在该校临床医学骨科专业取得了硕士研究生学位。之后,在暨南大学医学院取得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的骨关节科专家、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党委书记查振刚教授。现为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关节外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作为广州这个全国医疗中心城市的一名临床医生,20多年来,见证了我国医疗技术的飞速进步和发展。

如果不是自幼体弱多病,经常去医务室打针吃药;如果不是高考前的一场大病,让罗斯敏在病榻上备考了一个多月,他是不会和医学、医生结缘的。因为阑尾炎穿孔,保守治疗未果,直到出院那天才去看高考考场。本来希望读金融专业的他,高考结束后,所有志愿都填报了医学院校。“当时就想做一名医生,做好一名医生,能让患者少受些病痛的折磨。”

学医十来年,行医13年。罗斯敏回想行医之初,即便是广州这样的国家医疗中心城市,在医疗设备、理念等领域都跟国外同行有一定的差距。而当下,无论是手术理念、医疗器械,还是技术水平,都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许多领域,中国医生的临床经验甚至领先于国际水平。

1978

工厂大院子弟,独生子女也不孤单

获益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三线建设,罗斯敏的出生地粤北韶关,成了我国一个重要的重工业生产基地城市。他的父母都是韶关市一家生产重型汽车配件的油泵油嘴厂的职工。

出生于1978年末,年近不惑的罗斯敏,是典型的独生子女。

当年,适逢宪法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于政策”,首度以法律形式载入宪法。随后到了1980年,中共中央发表了《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计划生育政策在全国范围陆续开展、实施。罗斯敏所在的国有大型企业,则很早就开始推行。

他的父母早早响应了国家的号召,所在企业则给予了激励性的奖励,为罗家三口配置了一套楼房。“是那种很开放的、一层楼有十来户的长廊楼房,而非独生子女家庭,则没有类似的待遇,只能住在平房里。”

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大型国企,素有大企业、小社会之称。企业的主业是生产重型汽车配件。而劳保、商业服务、饮食服务甚至学校、幼儿园等,一应俱全。当时工厂宿舍区有30来栋楼房,在这样开放的环境里长大,独生子女罗斯敏的童年时代并不显得孤单,很有点大院子弟的感觉。

那是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罗斯敏至今记得在大院里的生活点滴。娱乐项目无非是男孩子都爱玩的那些游戏。整个小学时代,一个楼层十来户人家,只有一两户家里有黑白电视机。硕大的天线支架下,左邻右舍一到晚间就围坐一起,看电视消磨时光。

1997

高考前病倒,病房收看香港回归仪式

大厂区、小社会的一个突出特点:头痛脑热都不用出厂区。有一个门类齐全的厂医务室,3个全科医生,包揽了全场数千职工、家属的内、外、妇、儿领域的轻症。

幼年时体质不太好、体弱多病的罗斯敏,成了厂医务室的常客。“那时医疗是免费的。人们一不舒服,就会到医务室打针、吃药;有了磕磕碰碰后,医务室甚至还能进行简单麻醉缝合。”

在罗斯敏看来,当时的分级诊疗体系是完备、健全的,有了病痛,人们总是先去找厂医,实在解决不了,厂医也会建议转去附近的镇上医院或区级医院。“那时人们和医生的关系也是非常融洽的,是一种对专业技术人才由衷的尊敬。岭南人常说的医生、司机、猪肉佬行业,也是对医生这份职业的认可。”

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走来,罗斯敏成绩一直不错,甚至以高分考取了当地的重点中学。彼时,飞速发展的中国,开始体现在这个粤北山区的城市里。高楼越来越多,马路越来越宽,行驶在马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有现代感。其间,国企的关停并转也一度影响到罗斯敏的家庭。好在父亲提前离开了国企,成了当地一所职工大学的事业编后勤人员。

之前的体弱多病,只是让罗斯敏对医学、医生这个行业有了粗浅认识。高三那年,高考前一个月的就诊遭遇,让他坚定了学医、当医生的决心。起初感冒发烧,不敢大意的家人立即将他送到了韶关当地最好的医院急诊。

当时医生诊断是急性阑尾炎,最保险的方案就是立即开放手术摘除。开放手术意味着需要漫长的康复时间。

“为了避免手术影响高考复习,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方案,输液控制。不想输液一天后依然高烧不退,最后感染化脓。”罗斯敏仍记得那个月的痛苦经历,为能顺利参加高考而选择的保守治疗,硬生生让他卧床一个月。为了清出腹腔里的脓液,医院最好的主任亲自操作腹穿。手术后,由于盆腔仍有脓肿一直未吸收,罗斯敏又经历了第二次手术。

一个月后,罗斯敏终于能够出院了。养病期间,适逢1997年香港回归,那个举国欢腾的政权交接仪式,他都是在医院观看的。

“出院当天,就去看高考考场,最关键的一个月时间里病了,多少还是影响到了考试发挥。”此前成绩不错的罗斯敏,一直希望能够考取热门的金融专业。而这场病,促使他把所有的志愿都填报了医学院校,最后被现在的广东医学院(广东医科大学前身)麻醉专业录取。

学医的肯定是要不断深造下去,加之麻醉不是热门临床医学专业,2002年本科毕业后,罗斯敏又在本校读了3年的临床医学骨科专业的研究生。

2005

干了8年急诊,见证太多生离死别

2005年,罗斯敏毕业行医时,正值我国上一轮医改末期,医疗保障的不断扩面,农村合作医疗的建设完善,让看病有了一定的报销比例。再加上旧有的分级诊疗体系瓦解,好的医务资源高度集中在了大城市、大医院。作为全国三大医疗中心城市的广州,各大医院也开始进入门诊、住院病人爆棚期。与此同时,大医院进入了扩张、发展的黄金期。

就在这个当口,罗斯敏经历了轮科后,成为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一名急诊科医生。大医院永远是病人多、医生少,而急诊科最能体现这一点。

在这个抢救急危重症的一线科室里,罗斯敏见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也成功抢救了很多病患。曾接过120急诊派遣,也到过不少惨烈车祸现场。

印象最深的是7年前的一场交通意外。当天凌晨,在广州黄埔大道隧道,一辆悬挂假特种车牌的的小轿车,撞上正在隧道作业的4名市政施工工人,一人当场死亡,3人被送院抢救不治身亡。罗斯敏所在的救护车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当时的情况惨不忍睹,其中一名工人小腿夹在钢筋里,浑身是血,声音微弱地求救。”

最终工人不治身亡,现场医生、护士和家属一样伤心无奈。“真的,我们也很希望看到奇迹,但患者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急诊科熬了4年之后,罗斯敏与同在医院工作的太太在2007年结婚,次年有了孩子。

需要熬夜的急诊生活愈发让他难以兼顾工作和家庭。“年纪轻轻一熬夜就会出现胸闷、胸痛的症状,神经高度集中、工作强度又大。急诊科不少同事都会有值班超12小时后心律失常的现象。”

2009年,罗斯敏考上了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的博士。他一边坚持在急诊室工作,一边开始了博士学位的深造。直到博士毕业后,坚持了8年的罗斯敏,才脱离了急诊科进入关节外科,成为一名骨专科医生。

而急诊干过的8年,也成了他做骨专科医生的一大优势。

“罗斯敏主任谦和纯朴、风趣幽默,对待同事和患者都一样真诚热心,不摆‘架子’。秉承了医院骨科老前辈风清气正的优良传统,也因此收到很多表扬信和锦旗。”医院同事、团委书记张艺奕说,罗斯敏是从急诊科过来骨科的,能够充分结合多学科知识提升疾病诊断的准确率。他对于手术技术的追求也是精益求精,经常跟学科带头人查振刚教授上手术,以求更快更好地提升自己。

2018

手术微创时代,过了首个中国医师节

医患关系是绕不开的话题。最初罗斯敏当急诊医生时,正是医疗格局变化带来医患关系大变的时段。“每天面对的是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病人。而急诊室则是病人、家属最为焦虑狂躁的区域。”

现在,医患沟通愈发通畅,病人、家属也多通情达理,毕竟大家都希望尽快治好疾病。

“偶然的争执还是会有,但对医护动手的事情越来越少。”也就是在2018年,年届不惑的罗斯敏,过了第一个中国医师节。患者、家属纷纷祝贺,甚至送上了鲜花,这让行医多年的罗斯敏莫名感动。8月19日首个医师节的庆祝活动上,广东省卫计委为全省的优秀医生颁了奖,身处活动现场的罗斯敏由衷地觉得医生这个职业自己选对了。

从硕士研究生阶段就开始学习骨科相关理论的罗斯敏,也见证了以骨外科为代表的我国外科技术的飞速发展。当年曾害怕阑尾炎手术带来漫长康复期的他,现在给患者做骨折固定手术时,能精准在1-3cm间的微创小洞内进行。

不久前,罗斯敏就成功为一名89岁高龄的老人做了左股骨骨折手术。整个手术采用的是小切口置入髓内钉,共3个小切口,每个1—3cm大小;出血少,手术时间短,20分钟做完。术后第二天,病人即起床吃饭及功能锻炼,术后第五天下地扶拐行走。3个月后就能恢复正常运动能力。

10年前,类似高龄人士的骨折手术,是不太敢想象的。当时骨科手术都是大刀阔斧,手术切口很大,为了充分显露,骨折骨膜剥离得干干净净,把周围血运都破坏了。影响了愈合时间,甚至骨折不愈合,需要再手术。“之所以很少对老年人做类似手术,是因为如此巨大的创伤,年老体弱、慢性病多的老人多难承受。”

近10年,随着微创理念的更新发展,骨科手术更注重朝着手术损伤小、术后恢复快、并发症少的方向前进。

同期,也是骨科领域的人工关节置换飞速发展的10年。

“技术进步是一方面,人工关节的成本也是很多老年人考虑的原因。”在10年前,骨关节置换术可能一年也做不了几台。而现在,由于医保介入报销,越来越多关节不好的老人,选择了这一手术,来改善健康。罗斯敏说道。

罗斯敏坦言,目前骨科医疗领域,除却病人在后续社区康复方面仍显不足外,其他诸如手术技巧、手术难度以及先进技术、器械的引进上,中国已经和国外先进水平保持高度一致,并站稳在医疗第一梯队。

此外,广州的胸外科团队,已经能够在国外同行面前秀无插管肺切除手术这样的高难度手术,并向全球进行推广。

同题问答

儿时盼过年,今天鸡鱼肉蛋已是百姓家常菜

南都:四十不惑,回望过去,觉得自己最幸运的一点是什么?

罗斯敏:最幸运的一点是在事业上遇到了一名优秀的伯乐,让我在一个底蕴深厚的团队里成长,不断攀登医学高峰。

南都:用一句话概括你对改革开放40年的感悟?

罗斯敏:弹指一挥间,40年改革开放成绩斐然,硕果累累。儿时盼过年,因为那时才会有鸡鸭鹅吃,今天鸡鱼肉蛋已是百姓家常菜;手机微信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思念不再遥不可及;买东西不需要逛商店,物流会送上门;精准医疗,手到病除……中国社会正发生着历史性的转变,感谢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领导,相信在未来的40年,我们国家仍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都:置身于新的历史时期,你对未来有什么期待?

罗斯敏:在新的历史时期,我期待人们有更美好的生活:青少年儿童有更好的素质和人文教育,年轻人有更稳定、能发挥个人才能的工作并住有所居,中年人有更满意的收入,老年人获得更优质的医疗资源和社会关注度。(2018-09-20)

指导单位:

广东省委宣传部

联合出品:

广东省社科联

南方都市报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王道斌通讯员张灿城王雪(访者供图)